泡泡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泡泡中文网 > 掌灯判官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录王洪振康

第六百六十四章 录王洪振康

徐志穹把手伸向了神机眼,想着录王洪振康的模样,嘴里念着他的名字。

“录王洪振康,录王洪振康……”

每一次诵念,徐志穹都能感觉到意象之力的指向更加明确,这也是神眼匠人在每次使用神机眼之前,都要祷祝几句的原因。

徐志穹远比神眼匠人更擅长意象之力,他的指向明显比神眼匠人精确了太多。

诵念过几遍之后,神机眼的瞳孔之中出现了画面。

先是栏杆,粗黑的栏杆。

接下来是一张草席。

草席上躺着一个人,穿着一身粗布衣衫,盖着一条脏兮兮的毯子。

杂乱浓密的须发盖着他的脸。

洪振康?

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这好像是一座囚室。

谁把洪振康抓起来了?

神君?

那位神君病好了?

看着和那人躺在草席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他活着还是死了。

正思索间,忽见那人翻了个身,证明他的确活着。

在他转身的时候,身上的毯子滑落了,徐志穹仔细看了看他身形。

徐志穹对洪振康的身材和长相印象很深,两人不止在神君大殿见过,洪振康加害梁玉瑶的时候,徐志穹曾利用小黑屋里的镜子,反复观察过洪振康。

这人的身形的确和洪振康有些相似,但好像瘦削了不少。

此外,洪振康脸上的须发好像也没那么浓密。

真是洪振康?

这才几天时间,也不至于被折磨成这副模样。

徐志穹思索了许久,意识忽然一转。

我可能看到了一个很特殊的人物。

我可能发现了一个很特殊的事件。

这个特殊的人物到底在什么地方?

徐志穹试图调动意象之力,看到更多的信息,可神机眼似乎受到某种限制,只有对此人的近距离特写,视线无法向远处进一步延伸。

徐志穹又向神机眼注入一股气机。

这次他不止想象洪振康的脸,还想象着洪振康的衣着,想象他作为亲王独有的头冠和衣衫。

徐志穹不仅把意象之力的重点放在了衣饰上,口中诵念的祷词也发生了变化。

“录王,录王,当今的录王……”

他不再诵念洪振康的名字,他只说录王。

画面变了,他没看到栅栏,也没看到草席,也没看到那蓬头垢面的男子。

他看到了一顶轿子,银顶、黄盖、红帏的轿子。

……

姜胜群骑着马,哼着小曲,带着十几名校尉,连同沈书良一起,从东大门回到了神临之城。

沈书良一路闷闷不乐,走了一条街,且催马来到姜胜群身边,低声道;“姜将军,咱们就这么空着手回去,可怎么向枢首大人交待?”

姜胜群嗤笑一声道:“你怕了?”

沈书良嗫嚅半响道:“倒也不是怕了,可枢首大人吩咐咱们去抓魅妖,咱们总得尽了当属下的本分。”

姜胜群沉默半响,突然转过脸看着沈书良:“那群女子还在城外的瓦窑之中,你去把她们抓了吧。”

沈书良头埋得更深:“她,她们,应当不是魅妖……”

“你也知道她们不是魅妖!”姜胜群啐了沈书良一口,“香香滑滑,伱挨个吃了个饱,刚拔出来就说人家是妖邪,这也是男儿做出来的事情?”

沈书良红着脸道:“我,我是想正经出来办差的,我,我也是一时糊涂……”

“扯淡!你那是一时么?且说这几日你糊涂了多少次?”

“我这不是跟你商量么?姜将军,你是将军,这事情该如何处置,我听你的就是了。”

姜胜群冷笑道:“沈将军,你还以为自己是神眼匠人么?你也是将军,这事你得自己处置,

你若是下得去手,现在就叫人把那些姑娘都抓了,你立下大功一件,我祝你飞黄腾达,鹏程万里,可日后你离我姜某人远些,姜某攀不起你这样的朋友,

你若是下不去手,咱们兄弟且回神机司一并受罚,枢首大人不会跟咱们计较这点小事,至多叱骂几句,罚点俸禄,

沈将军,那厢十几个姑娘的性命在你手上,且看你能不能吃得下这点亏!”

沈书良叹口气道:“罢了,我听你的就是了,姜将军,我记得你修的是儒家,这心肠却又和儒家不像。”

“儒家怎地?”姜胜群冷哼一声,“修行是修行,品行是品行,姜某也算心狠手辣的人,什么差事都能做,就是欺侮女子的事情做不出来。”

众人骑马穿过两条街,忽然看到一顶轿子迎面走来。

在神临城看见轿子不算稀奇,但这轿子的颜色和规格非同一般。

银顶、黄盖、红帏。

轿身不算大,高四尺,深四尺,宽三尺八。

姜胜群一惊,这是亲王的轿子。

他赶紧带领众人下马,站在路边回避。

待轿子经过众人,轿夫突然落轿,录王洪振康挑开轿帘,从轿子里走了出来。

姜胜群心头一凛。

前两日,他刚被录王叫去王府,受了一番审问,因他咬定魅妖之事,惹的录王很是不快。

今夜怎么又遇上了他?

他该不是专程来找我的吧?

这没道理,录王不可能知道我今夜回城,更不可能知道我途径此地。

多想无益,姜胜群赶紧跪地施礼。

洪振康走上前来,俯视众人,没有让他们起身的意思。

“姜将军,什么时候又做起了巡夜的差事?”

“禀王爷,我等不是来巡夜,我等刚从城外办差回来。”

“办的是什么差事?”

姜胜群沉默片刻,没作声。

神机司直接听从神君调遣,洪振康的问题,按理说姜胜群不应该回答。

平时私下里问问也就罢了,这多人在场,这明显是让姜胜群坏规矩。

录王忽然沉下脸,喝一声道:“寡人问你话,你却没听见么?”

姜胜群压了压怒火,没敢违忤,压低声音道:“卑职奉枢首大人之命,出城缉拿魅妖。”

“那魅妖可是拿住了?”

和上次见面时的状况几乎一样,录王对魅妖似乎特别关心。

在此地偶遇,难道真不是巧合?

他难道这是特地来找我的?

难道他知道我出城缉拿魅妖,也知道我今日回城,故意在这里等我?

“王爷,魅妖神出鬼没,属下无能,在城外搜寻多日,未能将其捕获。”这番说辞本是留给单忠明的,没想到在这提前用上了。

“姜将军,你又在魅妖身上失手了,”洪振康冷笑一声,转脸对众人道,“诸位办差辛苦,且到我府上坐坐,我备下一桌酒,给诸位洗尘,也顺便说说,这魅妖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姜将军一再折戟。”

亲王洪振康,请两个神机将军和一群校尉吃酒?

这分明是想把他抓回府邸,严加审问。

换做以往,姜胜群还真就不敢抵抗。

而今状况特殊,之前他查内侍,折了三十多人,这事情推在了魅妖身上,录王似乎一直有所怀疑。

而今洪振康再次盯上了姜胜群,姜胜群若是进了录王府,只怕难以全身而退。

“天色已晚,我等急着回神机司复命,改日再到王爷府上拜见。”

洪振康笑一声道:“姜将军,你这是不给寡人这份薄面?”

姜胜群不敢作声,洪振康又问沈书良:“书良,你却怎说?咱们可是旧相识,莫非你当上了将军,却也瞧不起本王了么?”

沈书良连连摇头道:“卑职不敢,卑职愿听王爷吩咐,可枢首大人有令,卑职办完了差事,必须立刻回神机司复命,且容卑职回神机司,把事情说明,再去拜见王爷。”

还别说,别看沈书良平时唯唯诺诺,紧要关头却还有几分胆色,且帮姜胜群顶了一句。

洪振康点点头道:“既是两位将军都不赏脸,寡人又放不下这面子,只能强行请诸位去我府上一叙了!”

话音落地,几名轿夫走了上来。

看衣着样貌,确实是寻常的轿夫,可听几个人的脚步声铿锵有力,姜胜群看出这几人有修为在身。

怎么办?

沈书良看了姜胜群一眼。

姜胜群咬了咬牙。

在神机司跌爬多年,姜胜群见过不少风浪。

可这并不代表在任何情况下,姜胜群都能做出冷静的判断。

认怂还是拼命,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多想一步,姜胜群可能会选择低头。

少想一点,姜胜群也可能大打出手。

谁也说不清怎么选,才算是对的。

浩然之气荡开,姜胜群施放了技法,这是他给录王的警告。

看到姜胜群如此抵触,洪振康则断定姜胜群和魅妖之间有不可告人的来往。

这厮出城,号称是抓魅妖,想必是单忠明让他给魅妖送信,又或者借着神机司的幌子,掩护魅妖的一些举动。

他以为以缉拿魅妖为由,反倒不会惹人生疑。

单忠明,寡人早就看穿了你这心思。

今夜非得把这些人带回去,问个明白。

杀气弥漫,轿夫们默默注视着姜胜群。

姜胜群毫不示弱,浩然之气四下激荡。

两下僵持片刻,洪振康心头连连颤抖,忽然改了主意。

“胜群,书良,既是你们急着回去复命,寡人也就不强留你们了,咱们改日再叙。”

说完,洪振康立刻上了轿子,迅速离开了大街。

姜胜群正觉得纳闷,录王怎么说走就走了,一股强悍的气机突然从周围掠过,让姜胜群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徐志穹来了。

录王,别跑,我正要找你,我有好多事情要问你。

你若想活着,最好把实情告诉我。

你若不想活了,死了之后也得把实情告诉我。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