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泡泡中文网 > 三国之银狐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刘备下来战书,约我等明日决战

第一百一十一章 刘备下来战书,约我等明日决战

建安十四年正月一日,大年初一。changkanshu.com

宛城县衙府邸。

这座城市对于曹操来说,有着难以磨灭的痕迹。

再次来到这里,途径城北当年自己驻扎的夕阳聚时,曹操就难掩那股悲伤。

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大将典韦都葬身于此。

还有从弟曹仁死于新野黄门亭,大将乐进死于涅阳以东,棘阳以西的淯水河畔。

种种哀伤涌上心头,亦是让曹操感慨万千,心中忧思难安。

好在这股情绪也仅仅只持续了不过几日,在曹昂与典韦死的地方祭奠过后,曹操就投入了新的征程。

从去年十二月初出兵,到十二月底,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曹操与刘备都在宛城一带对峙。

而趁着这个功夫,曹操强行迁移了这一带的黎民百姓,将他们强征到汝南栖息。

原本这些百姓在此安居乐业,有田有房,一夜之间便又要背井离乡,自然是不愿意的,一时间惹得天怒人怨,哀伤不已。

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刘备虽然也有五万人马,却因为种种原因,而迟迟不能与曹军交战,使得百姓无人庇护,最终流离失所,不知道多少人离开南阳,重新开始。

不过这种情况只持续到了建安十三年年末,到大年初一的时候,曹操召集了荀攸、董昭、毛玠、华歆以及曹洪和李典、许褚等目前跟着他驻守在宛城谋士将领一起吃个饭。

现在曹军主力大概三万余人在宛城,其余人由李通、朱灵、路昭、冯楷等各部驻扎于舞阴、博望、西鄂、堵阳等宛城周边城池。

刘备那边也同样如此,主力驻扎在宛城以南约五十里,棘阳县正北方向约十多里处,文聘甘宁等人则分散在育阳、涅阳、比阳等新野北面的城池,与各方曹军正锋相对,正面对垒。

而在这样针尖对麦芒的局势之中,曹操并不担心刘备。

因为荀攸董昭毛玠华歆等人早就给他分析过敌我差距以及双方的优劣。

他们认为一是刘备为客军,本身并非在荆州军体系里,不被荆州军认可,难以发号施令。

二是认为,刘备与文聘、甘宁等人互不统属,加上部下东州兵众多,又是年关思乡,士气不一定会很高。

三是双方的战斗力有一定差距,北方士兵要强于南方士兵。

因此综合种种,曹操谋士团他们认为即便是大家兵马数量差不多,曹军依旧要远强于刘备军队。

曹操也认可他们的说法。

因为他们说的是对的,抛开士气问题已经被刘备解决不谈,统属问题其实也只是勉强解决,实际发号施令起来,肯定远不如曹操这样指挥有度。

更重要的是本身曹军乃是天下有数的精锐,就连当初官渡之战前,沮授都说过曹军士兵不管是在个人能力还是团队配合上都远强于袁绍军,由此可见曹军在北方属于最强的陆军。

而在古代封建时期,虽然南方人可能会听得不舒服,但在军队战斗力上,即便是古人也是公认的北方兵要强于南方兵,譬如《汉书》中就明确记载了关中兵、河北兵以及山东兵是天下最精锐的士卒。

所以曹军的士兵是连沮授都称赞的北方最强士兵,更别说与南兵对比,几次南阳之战,打得刘表的军队找不着北,就是最好的明证。

只是这一次曹操的主力精锐都放在北方争夺幽州并州,布置在南方的是稍微差一点的二线部队。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除了三千黄门兵属于陷阵营、虎豹骑级别的超一线部队以外,刘备军和文聘军都只能算是二线部队,曹军士兵则是比他们要稍强一点的二线部队。

再加上这支二线部队是由曹操亲自指挥,战斗力肯定堪比被放置在冀州北方的曹军主力精锐一线部队了,因此打败刘备在他们看来自然轻而易举。

“诸位,新年了,以往的时候,原本大家都在家里过年,但今日却要陪着孤在这里打仗,孤便设下薄酒以此来款待诸位。”

曹操坐在主位之上,环视着台下诸多谋士将领,笑着举起酒杯道:“来,痛饮此杯。”

“多谢司空。”

众人齐齐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曹操喝了酒后,放下酒杯,在侍从添酒的空档,朗声说道:“刘备这手下败将,以卵击石,前几日孤写信予他,让他投降跟孤回陈都朝廷,不料他回信怒骂于孤,当真是不识时务。”

华歆笑着说道:“司空横扫北方在即,兵马百万,无人能挡。刘备现在也不过是三四万人马,安能与司空相抗?”

“哈哈哈哈哈。”

曹操大笑了起来,又举起酒杯道:“来,再饮一杯。”

众人便再饮一杯。

荀攸放下酒杯,擦了擦嘴角说道:“明公,虽说如此,但此战我们还是要小心行事,刘琮张允无能之辈,被刘备派了关羽不过三万人马就牵制住,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看巴丘江东那边的情况。”

“是啊。”

曹操忽然有些叹息道:“没想到孤有朝一日,能否胜利,居然要看孙权一个小儿的脸色。不过这孙权小儿倒也有几分胆量,居然与孤联盟,瓜分荆州,江东勐虎孙文台,倒是生了两个好儿子,长子酷肖其父,次子也不差。”

董昭双手笼在袖子里,微微点头道:“司空,此次鏖战,我们确实需要等巴丘的消息。我军虽然应该是强于刘备军,然他驻守城池营地,要想强攻也不容易。”

“细作来报,江夏水师只有三万人,江东水军却有五万。双方在巴丘对峙,周瑜也是英隽异才,应该能占据优势。”

荀攸思索道:“只是我们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如果周瑜不能攻克,刘琮又不能抵挡,我们在南阳继续耗下去,只会耽误收复北方的时间,因而迁移百姓至汝南颍川,填补中原丁口,也算是不枉此行。”

“嗯。”

曹操又举起酒杯,细细思考起来。

这一战他们确实要等巴丘那边分出胜负,毕竟双方都是五万人,虽然分析说他们要强于刘备,可打仗哪有什么纸面实力强,就一定强的道理?

官渡之战袁绍十多万大军,气势如虹,如乌云盖顶一般给予曹操极大的压力,最后不也是靠着他突袭取得了成功?

所以不管是曹操自己还是刘备,都不敢轻易开启战端,只能依托着城池和营寨进行防御和对垒。

现在两边都在等待着巴丘分出结果。

巴丘之战孙权赢了,孙权兵马北上,与他一起夹击刘备,刘备必然大败,到时候他得南阳,孙权得荆州。

如果孙权输了,曹操自然会选择撤退,不过撤退前好歹迁移了那么多人口,也不算亏。

因此这才是最稳扎稳打的办法,而不是上来就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报!”

就在此时,门外有士兵进来道:“刘备派人送了书信过来。”

“呈上来。”

曹操环顾左右,戏谑说道:“年关刘备来信,这厮莫不是要给我拜年?哈哈哈哈哈。”

“又是一年年关到了,刘备并无基业,想来也是急躁不已了吧。”

华歆附和着笑道。

许褚此时已经把信件从士兵那拿来,呈到了曹操桉上。

曹操接过信件,心道刘备真是奢侈,几次与他通信都是用珍贵的纸张,虽说纸张在南方已经风起,但在北方也只有像他这样的权贵才能用,价值还是非常大。

随即他展开信件,倏地“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环顾众人,见大家都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便忍不住笑意对他们说道:“哈哈哈哈,真是有趣,诸位知道刘备在信中写了些什么吗?”

“总不能是要约我们决战吧。”

华歆开了个玩笑。

“不错。”曹操笑道:“刘备下来战书,约孤明日决战,当真是有趣。”

“奇怪。”

之前一直默不作声的毛玠沉思了起来,说道:“刘备不可能不知道他与我们有差距,强行与我们决战,即便是野外鏖战,也不一定能赢我们,为何还要下战书呢?”

“只有三种可能,一是巴丘之战分出了结果,不管孙权输赢,他都会与我们决战!”

荀攸分析道:“毕竟孙权如果赢了,江东军北上的话,他必输无疑,所以会选择试图先击败我们,再南破孙权,以此逐个击破。如果孙权输了,那更会与我们决战,拖住我们,等待江夏水师援军到来。”

“那第二种可能呢?”

曹操问。

荀攸道:“第二种可能便是巴丘之战还未分出胜负,但江夏水师持续劣势,让刘备极为心急,怕孙权获胜,因此想尽快击败我们,以此南下驰援巴丘。”

“嗯。”

曹操抚摸着胡须,微微点头,荀攸的分析一针见血,十分有理。

荀攸继续道:“第三种可能便是刘备找到了援军。”

“援军?他还能有什么援军?”

曹操嗤笑了起来。

“有的。”

董昭也道:“司空莫忘了,西边还有个张绣!”

张绣?

曹操眯起眼睛。

这个杀死自己长子与心腹大将典韦的狂徒。

当初官渡之战时,自己好心好意接纳他投降,结果这厮屡次失信,也让他们彻底失去了联合的可能。

毕竟官渡之战曹操朝不保夕,为了能多增加一份力量,杀子和杀将之仇,只能先忍着。

可现在他大势已成,还忍个屁?

如今就算张绣跪在他面前,自己都要杀他!

“巴丘最新的消息如何?”

曹操忽然问道。

荀攸说道:“是昨日送来的,还是五天前的消息,周瑜屡次强攻巴丘,差点全歼了沉晨,因刘磐及时来援,这才勉强把周瑜击退。”

沉晨是在建安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于洪口大火中打败的江东水师,距离今天已经过去了四天时间。

江夏水师于巴丘休整两日,然后北上,两天时间,这时其实都已经到了樊城。

而古代由于通讯不发达,消息极为滞后,因此曹操的最新情报还是五天前周瑜率领大军强攻巴丘,差点把沉晨打败的消息。

得知此事,曹操微微点头道:“周瑜目前占据上风,不可能在短短几日内就大败,因而孤以为,刘备只能是因巴丘及及可危,急于与孤决战。此战顶多再加上张绣,无需担心。”

荀攸诧异道:“司空难道是打算迎战?”

“自然!”

曹操冷笑道:“刘备这厮不过是孤的手下败将,徐州数次大战,皆败于孤。后来被吕布赶出徐州,还是孤接纳了他,他不感恩于我,却屡次三番与我作对。刘玄德自以为拥众数万,就有与孤一战之力,却是不知道,孤早就想让他好看了。”

“可是......”

荀攸迟疑道:“既然周瑜占据上风,那司空又何必急于求成呢?等到孙权打败那沉晨,北上夹击刘备不好?”

曹操眯起眼睛道:“公达真的以为那孙权可信?”

“司空的意思是?”

荀攸睁大了眼睛,他的长处在于军事谋略,也就是战术打法,对于政治和战略其实远不如其他谋士。

“孙权说是与我瓜分荆州,但谁人不知,刘表能拥众二十万,皆因南阳人口与土地众多所致。”

曹操说道:“南阳乃光武帝乡,据闻鼎盛时期有六七十万户,丁口三百余万。如今就算只剩下一半,犹有一百五十万人,孙权会甘心将南阳让与我?”

“司空的意思是,孙权即便是打败了沉晨,也可能会坐山观虎斗,等我们与刘备两败俱伤?”

华歆诧异问道:“可如果我们撤兵的话,那他岂不是?”

毛玠摇摇头:“就算我们撤兵,孙权打败了江夏水师,大江之上可以说任他航行了,荆州没有水师,谁能阻拦他?至少荆南、江夏要尽归他手。”

“不错。”

曹操点点头道:“因而孙权小儿,不得不防。”

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此刻曹孙虽然联合在一起,但不代表他们就是亲密伙伴。

二人因为荆州这块共同蛋糕而暂时联盟,可也会因为这份利益而选择决裂。

就像毛玠说的。

即便曹操撤兵,不和刘备打,不给孙权坐山观虎斗的机会。

可由于江夏水师覆灭之后,荆州就没有了水师,在长江之上孙权已经无敌,对于南方这种地形就已经赢了太多。

以云梦泽和长江辐射,至少荆南以及江夏一定会成为孙氏势力范围,到时还可以慢慢蚕食南郡。

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算打败了江夏水师,孙权按兵不动,等着曹刘两败俱伤,才最符合他的利益。

这样曹操的处境就会很尴尬。

收复北方的行动目前正处于停滞,自己又深陷南方泥潭,到时候很有可能为孙权做嫁衣。

所以他要想有收获,就得打败刘备,彻底把南阳纳入自己的地盘。

归根到底。

孙曹刘三家,此时都有自己的利益考虑。

只不过曹操此时不知道的是,前几天还占据上风的江东军,此刻已是兵败如山倒,就连统帅周瑜,都死在了洪口。

因此他们的种种推测,虽然是正确的,而且谋略没有任何问题,可从出发点就错了。

“传我命令,严整队伍,大展旌旗,以壮军威。”

曹操起身如虎狼般看着众人说道:“明日孤便与刘备决一死战,孤要让刘备知道,他永远都是孤的手下败将!”

“唯!”

众人轰然应是。

当下曹操新年刚过,就开始整顿兵马,召集留守后方城池的士兵,准备与刘备决战。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本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