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泡泡中文网 > 唐逗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春不晚 真江南

第一百七十七章 春不晚 真江南

路过楼下,几人的眼神重点关照了大快朵颐的两人,那叫一个吃得欢。dingdiankanshu.com

李子木召来来掌柜,耳语几声,嘿嘿贱笑,潇洒离去。

李从信强憋着笑,太解恨了。

“夫君,会不会……太狠了点。”朱亭觉得这两个人很有意思,会不会被玩坏了。

“那不会,这两人皮糙肉厚,抗造。”

出得门来,来到停车场,傻眼了,就剩一辆马车。

李子木眼疾手快,“嗖”的一下钻进马车,李从信有样学样,也“嗖”的一声往里钻。

姿势很帅,速度也快,正所谓,去得快,出来的也快。

“要不要脸,你嫂子还要上来呐。”李子木把着门,不让进。

“哥,我嫂子不会在意的。”

“是啊!夫君,没事的。”

“我在意。”

李从信张张嘴,挥挥手,手足无措,他被怼的不轻,噎住了。

“哥,想不想知道正五品的那个人?”憋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不想知道。”

“哥……哥。”

“呕……停,你们先回去吧,我和老十走走。”

“随心,你护其周全。”

“遵命,殿下。”

随心带着两个护卫,跟着朱王妃她们先行离去。

两位街溜子上线,两人嘻嘻哈哈,“八字步”走起。

李从信突然眼神一转,贱兮兮的言道:“哥,要不去红袖招坐坐,听说有各国佳丽,琳琅满目,花样繁多,应接不暇。”

“听说?”

“对,我一个朋友说的。”

“你都会无中生友了!老十。”

“哥,忽略细节,说重点,去不去?”

“你在挑战我的软肋啊!”

“我们一起挑战软肋。”

“有嘿嘿吗?”

“什么是嘿嘿?”

“你猜,嘿嘿!”

两人晃晃悠悠来到特色一条街。

李从信拉着李子木就要往红袖招冲,李子木扭扭捏捏,“弟啊!弟啊!别猴急,要不这条街,先逛一圈,顺便体察一下民情。”

“体察民情?哥,你太有才了,瓢说得如此清丽脱俗。”

“呸!我是以身为本,用心体察。”

“以身为本?啧啧啧,好好,听你的。”

看着李子木作势要打,李从信连忙服软。

长街宽阔,足足可以有三辆马车并排行驶,两旁二楼的栏杆处,莺莺燕燕,姹紫嫣红,纷纷争奇斗艳,分外耀眼。

李子木大开眼界,这可都是略施粉黛,没有美颜的素颜。相比于后世清一色的鲜艳红唇,瓜子脸,一字眉,要耐看的多,各有秋色,各有风情。

最关键的是,一个个的人美心也好,还热情,投怀送抱更是基操,遇见帅的,生拉硬拽有之,软声细语有之,送上香吻的更有之,李子木李从信兄弟俩纷纷中招,乐在其中。

更加帅气的李从信还收到一个香包,在李子木眼前来来回回晃悠,不开森。

能负责在门口招揽客人的,那都是有三分姿色的,无论是口才,还是身段,那都是拿得出手的佼佼者。舍得一身剐,能把瓢客拉下马。

什么叫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呸!那是你长得太丑了。

看看李从信脸上四个鲜艳的红唇印,再摸摸自己脸上的两个印章,越想越不开心。帅气少一半。

此处有怡红院,有红袖招,有凤来阁,有百花园,有万花楼,有潇湘馆,嗯……,什么情况?潇湘馆?李子木脑海里立马浮现出那个奶凶奶凶的大姑娘。

青山烟雨客,似是故人来。

“秦淮河的潇湘姑娘也来我清源郡了?”李子木转头问李从信。

“秦淮河?潇湘?哦,那是文人士子的聚会场所,吟一些酸文腐诗,没意思,没去过。”

“走,潇湘馆。”

“哥,哥哥,哎呀喂!”李从信一万个不愿意,他还记得刚才送他香包的大屁股姑娘,那手感,啧啧……。

偏僻角落里的潇湘馆,没有靡靡之音,大堂内,几个文质彬彬的丫鬟侍女身着儒衫负责迎来送往。

踏入其中,身心一静,和旁边的热热闹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动一静,自有乾坤。

潇湘姑娘有点手段。

“两位公子,有何需要。”

“我需要你给我生个宝宝。”李从信带着三分气言道。

“公子,若想寻欢逗乐,出门右转。”清纯的侍女脸色一红,愤愤的言道。

“你靠边,那啥,家里管得严,我就是欠你们潇湘姑娘一对双胞胎的那个人。”

李子木也不是吃素了,好兄弟被怼,必须回怼了过去,找回面子。

李从信一脸崇拜看着哥哥,要论不要脸这一块,弟弟拍马不及,甘拜下风,一击命中,还有谁?双胞胎?你真是秀。

“你们俩……忒不要脸了,走走走,我们潇湘馆不欢迎你们。”侍女满脸通红,这都调戏到潇湘姐头上了。

“你说走就走啊!数你脸大吗?”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李从信也不是好惹的。

争执起波澜,旁边几个书生也靠了过来,准备英雄救美博芳心。

两个暗卫也紧张的靠了上来,站在李子木身后,谁敢动吉王殿下一下,他们就出刀,出刀必见血。

李子木隐秘的摆摆手,就这几个三瓜两枣,还不够兄弟俩热身的。

李从信已经冲上前护住身后的李子木,他准备动手。青楼干仗,那是扬名的好机会,可不能让他哥抢了名头。

李子木要是知道他心中所想,定会成人之美,成全其名。现在看他冲在自己前面,还傻傻的感动呐。

人一多,推搡难免,大战一触即发,李子木都开始活动手脚,准备迎战呐。

“干嘛呐?都住手。”

“潇湘姐,他们欺负人。”

吵闹声还是惊动了高层。

潇湘没理众人,定睛仔细一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么来了?身穿便服,微服私访?

连忙三步并两步,快速下楼而来,那独特的风景,晃得人眼晕,布灵布灵的。

李从信都看傻了,虽然同住金陵城,同是秦淮河的常客,但却是两条平行线,无缘无分,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今日是大开眼界,还是九哥会玩。

“拜见殿……李公公……李公子大驾光临,潇湘有失远迎。”

结结巴巴终于绕晕众人,潇湘狡黠一笑,风情万种的小窃喜震撼大众,一向高冷的大才女,怎么会做低姿态,笑脸相迎此人?

“潇湘姑娘,多日不见,更具规模,呸!越发的神采奕奕,光彩照人了。”

“谢李公子夸奖。”

“潇湘姑娘是不是有点见外了,偷偷摸摸到了清源,怎么不知会一声,难道羞与在下为伍?”李子木先声夺人,佯装生气的玩笑道。

“小女子身份低微,不敢僭越,李公子原谅则个。”潇湘一席话又勾起众人的好奇心。

其中有几个吉祥书院的学子和招贤馆的士子已经认出了李子木,纷纷低下头,瑟瑟发抖。

你们真是胆肥了,敢和这位干架?信不信,明年的今日就是你们一周年的祭日?

你一句春不晚,我就到了真江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