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泡泡中文网 > 横刀夺爱 > 第560回 躲不过十五

第560回 躲不过十五

陆衍行想起了之前在公司听见的那些风言风语——陆巡止把女人送给客户取悦他们,不是一次两次了,曾经跟在他身边的助理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陆巡止让周清梵坐到那个为止的时候,就注定了有这么一天。

但陆衍行没想到,陆巡止竟然会选择在他们度蜜月的时候这么做——他究竟把周清梵当成什么了?

而周清梵倘若知道了她心心念念的蜜月之旅是这样的结果,她又会作何感想?

陆衍行的拳头不自觉地收紧,血液流速加快,一股戾气直冲脑子,他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住上前给陆巡止几拳的念头。

明明说好不再管他们的事情了,可这一刻他又忍不住了。

最后是手机震动的声音将陆衍行的理智拽回来几分,他从兜里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温敬斯的名字之后,深吸了一口气,加快步伐接起了电话。

“我到停车场这边了,你在哪里?”温敬斯的电话从听筒里传来。

温家和陆家有交情在,陆巡止的婚礼,温敬斯自然也受到了邀请,他原本应该是明天才过来的,但他不太放心陆衍行,便提前一天到了——对于陆衍行来说,看着自已喜欢的人和陆巡止结婚,还是太残忍了。

“我去找你。”陆衍行艰涩地吐出四个字,声音沙哑。

那边的温敬斯立刻便觉察到了他的不对劲儿:“怎么了?”

“见面说。”陆衍行加快步伐,“先挂了。”

陆衍行紧绷着脸下了楼,从别墅区往停车场走的时候,路过了婚礼的场地,又一次碰上了周清梵,两人打了个照面,陆衍行冷冷地看她一眼,无视了她的致意,大步越过了她,空气中留下了一阵冷风。

尤杏就在周清梵身边,看到这一幕之后,都被陆衍行的那张冷脸弄得起了鸡皮疙瘩,她搓了搓胳膊,“你这个小叔子可真不好相处,阴森森的。”

尤杏甚至感觉,陆巡止这个弟弟好像很不喜欢周清梵,对她敌意挺重的。

虽然尤杏没明说出来,但周清梵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担忧,她动动嘴唇,笑着说:“平时跟他没什么接触,无所谓。”

“那就行。”尤杏点点头,“反正看起来他在陆家也没什么地位,你老公才是那个老大。”

——

陆衍行在停车场这边跟温敬斯碰了面。

刚一走近,温敬斯便看见了陆衍行阴沉的脸色,不用猜也知道,肯定跟婚礼的两位主角有关。

温敬斯动了动嘴唇,尚未来得及问他缘由,陆衍行便开了口:“三天后,你陪我一起去趟三亚吧。”

温敬斯听到这个地名,眉头微微拧起:“你要跟着过去?”

温敬斯知道,陆巡止和周清梵要去那边度蜜月,但陆衍行此前已经说过不管他们的事儿了——

“他还约了别的客户。”陆衍行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后面的三个字:“要她陪。”

温敬斯的右眼皮跳了两下,他面色逐渐严肃,一句话问到重点:“你过去能改变什么?”

陆衍行如鲠在喉,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沉默了快一分钟,最后发出了一声自嘲的笑。

说得对,他就算过去,大概也只能亲眼目睹这一切发生吧?

他难道还期待周清梵就此对陆巡止失望,和他大吵一架、甚至离婚么?

可能性未免也太低了。

“你想去就去吧。”温敬斯看着陆衍行沉默的模样,轻叹了一口气,“我让人查查他们住哪里。”

其实他们彼此心中都明白,周清梵几乎是不可能忤逆陆巡止的,可人总是这样,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

如果这次真的能让陆衍行彻底地放弃,那也算是没白跑一趟吧。

至于周清梵,温敬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他向来不会随便评判别人的行为,别人的选择,他虽然不理解,但也尊重。

这世上总要有人为爱情冲昏头脑的。

——

陆巡止和周清梵的婚礼办得堪称万众瞩目。

周清梵向来是低调的性子,她不喜欢出风头,这次婚礼站在台上成为焦点,一整天下来,她只觉得疲惫不堪。

婚宴结束时已经十点钟了,周清梵揉着肩膀,和陆巡止一起回到了房间。

门刚关上,陆巡止便将周清梵抱在了怀里,低头去吻她的侧颈,手指摸到身后,去拉她旗袍的拉链,“你刚换上它的时候,我就想脱了。”

陆巡止吐息灼热,潮湿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带着浓烈的欲念。

周清梵很清楚这样的声音和行动代表着什么,她和陆巡止同居的这段时间,陆巡止也时常会有这样的时候,只是他还算信守承诺,在婚礼仪式之前没有碰过她。

可是今天晚上……

周清梵知道这一切都是躲不过的,但拉链被拉开的时候,她还是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

周清梵这一推,惹得陆巡止有些不悦,他捏起她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似笑非笑地问:“不想我碰你?”

“我今天很累。”周清梵答非所问,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疲倦,“改天行么。”

她太清楚陆巡止的个性了,她若是回答“不想”,只会激起他的征服欲。

但她也说不出那个“想”字。

“站了六七个小时,腰不舒服。”周清梵放柔了声音,主动和陆巡止示弱,“这样也不好配合你。”

可能是后面这句话起了作用,陆巡止笑了笑,在她屁股上拍了两下,“行,那今晚先好好休息。”

他俯在她耳边说:“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

周清梵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那……我先去洗澡。”

“一起。”陆巡止搂住她,带着她一并走向了浴室。

——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婚礼这晚,陆巡止大发慈悲放过了她,但不代表以后次次都有这样的好运。

仪式办完之后,周清梵和陆巡止便搬回到了陆家老宅住,可能是因为刚搬回来,这两个晚上过得也还算太平。

很快就到了出发度蜜月的这天。

北城飞去三亚,四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长,途中陆巡止一直在看策划案。

周清梵本身就跟他没什么话聊,陆巡止忙工作,反倒减轻了她的压力。

航班在三亚落地时,是下午四点钟,但太阳依旧很烈,刚下飞机,便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潮热,闷得人有些窒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