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泡泡中文网 > 重生八零:带着崽崽赶海! > 第403章 童母的担心

第403章 童母的担心

杨父犹豫道:

“延绳钓和地笼明天收吧,延伸钓才放三个钟头,肯定没什么鱼上饵。

毛虾网一点多才放的,货更少,不如我们先去岛上挖生蚝,四点多过来收毛虾网,五点多回去刚好。”

童瑶一想,还真是这个理。

五条船收货大差不差,生蚝都没卖,留着自家开,晚上叫家里亲戚上家连夜开呗。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但也有处得好,值得信任的亲戚,蚝珠的事自家亲戚知道也没事。

本来就凭借运气,你有本事就出海淘生蚝自个开呗。

南海那么多孤岛,只要你有船,随便搞。

好处告诉你,你自己有没有条件去、要不要去都是你自己的事。

但你在我家帮我开生蚝,开出蚝珠那就属于我的。

值得信任的亲戚自然会理解,毕竟蚝珠这事都告诉自己了。

开个生蚝,给工钱不至于,但熬出来的蚝油、晒干的蚝肉都能分到,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事了。

还别说,一天收两次毛虾网,大家伙的货平均下来都有一千七百多斤。

五条船碰头时,互相算今天的货多少钱。

毛虾晒干能卖个七十多块,带鱼两三百斤,120-130之间。

其他的杂鱼小虾就算了,卖不出去,太小。

矮子里拔将军,能自己吃的就留下,不能留的喂鸡鸭。

童瑶这边算了,全留来做延伸钓的诱饵。

贝类没挖,没工夫呢,专盯生蚝搞。

卖完货,童瑶一伙人摩拳擦掌的回去开生蚝。

嗯,搏一搏哇,说不定能开出比童翔那颗还大的呢。

要是真开出来,拿给汪教授,不知道他该哭还是该笑。

五条船回到码头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半。

码头停满了大小船只,五条船只好找停到角落。

除了童瑶他们,其他渔民早已收工归家,因此码头上是一片寂静。

可就是这么寂静的码头,却有一小群男女老少等着。

“爹,娘,大哥,二哥你们几点到的?咋不在家等着。”

童瑶见自家爹娘,还有大哥二哥走过来,欢喜的打招呼。

童父、童母慈爱的应声,童伟一把抱过杨溪俊挠痒痒,逗得杨溪俊嘎嘎笑。

童华笑呵呵的打完招呼,手脚利索的帮忙抬货。

童翔有小十天没见到爹娘他们了,平时忙出海不觉得,现在爹娘就站在自个面前,思念的情绪说来就来。

他站在甲板上猛地跳到童瑶这条船上,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就被童父骂上了:

“你还小是不是,隔得那么远就跳过来,等下摔个皮青脸肿我就抽你,明年就成家娶媳妇了,还不懂事,最近有没有给你姐添麻烦……”

童父骂完,变脸似的,笑眯眯的和杨父说话,问童翔在这边麻烦亲家了,要是不懂事直接上手抽云云。

杨父自然说没有没有,童翔懂事着呢。

客气的成分有,大半都是真心的。

童翔这小子会来事,嘴甜又勤快,他半点不觉麻烦,反而给家里增添了不少热闹。

杨父说的都是真心话,童父、童母听完心放下了大半。

把货卖完,一家人才推着板车回家。

童翔最近的经历可太多了,而且赚了好多钱啊。

觉得自己可牛了,比大哥二哥都厉害,一路上都说个不停,这给激动的,吃饭都快喷出来了。

又被旁边的童父骂了几声,才老实下来。

童父四人是下午到的,一样是推着一板车的粮食、应季瓜果蔬菜过来。

家里就阿公阿嫲在家热情招呼,童父四人坐不住,挽起袖子在家里帮忙。

童伟和童华见柴火少了,拿起柴刀就和阿公去后山砍柴。

阿公阿嫲怎么劝都劝不住,只能跟着去呗。

走在村里遇见村民时,一个个都羡慕得很。

直和老两口说你们亲家没得说,全村就你们阿桦有福气,能娶到童瑶这样的媳妇,人勤快会赚钱,娘家又好。

阿公、阿嫲眼睛都笑弯了,一整天都对童父四人笑。

童翔几人吃完饭,杨父和杨清桦没下桌,拉着童父和童伟、童华一块喝酒。

都是自家人,没啥不能说的,杨父倒豆子似的不停说。

童父三人听得眼都直了,不停的问,苏眉鱼长啥样,噢哟,那么大啊,还能上报纸?

童母心脏怦怦跳,就小十天没来,咋发生那么多事呢,好精彩。

不过听到那苏眉鱼卖了多少钱时,她就沉默了。

童母给童瑶使了个眼色,童瑶起身,拉着亲娘到房间里说私房话。

童母担心道:

“娘就不问你和阿桦家底多少了,光听你们最近的事,就知道不老少。”

童母说到着,想起今天过来吃到的苹果、厨房里满满一缸的猪油,还有不少精贵的吃食、物品,对童瑶语重心长:

“闺女,你和阿桦赚钱了就多攒点,阿桦我不担心,他是个老实的,不会搞七搞八。

就是你,花钱没个数,你看看最近赚了点钱,又买了那么多东西,这怎么行。

你婆婆以前还能镇住你,现在都被你带歪了,哎,闺女啊……”

童瑶忍不住打岔:

“娘,你就是瞎操心,我心里有数呢,钱存着就是死物,我又没有买别的,就买吃穿用这些啊,花不了多少的。”

童母哼哼:

“是,吃穿用花不了多少,但你要看你吃穿用是什么…叫啥,就是你说的那个词,对,档次。

你看看,你们一家老小,吃穿档次和十里八村一样吗。

谁家孩子能喝奶粉、天天吃肉蛋,吃糖的。

不说这个,单说我们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你倒好,一年两季都得买布料做衣服,布料还精贵。”

童瑶听到这,真是有些不耐烦了,她没法和亲娘达成共识。

她娘思想就是省省省,一辈子都要省,给她买好东西,她感动的同时,还得说你乱花钱等等。

童母知道闺女不爱听这些,她放柔语调:

“娘都知道,娘都知道,你有孝顺心,想我们吃好穿好。

可是闺女啊,你知不知道,娘自从知道俊俊这个情况,就整宿整宿睡不着。

娘是怕啊,怕以后你和阿桦老了,俊俊能照顾你们吗,你们又能庇护俊俊吗。

如今四个老人跟你们,现在他们身体是好,你和阿桦轻松。

等再过几年,两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痛,在床上要你和阿桦照顾的时候,你们还能轻松吗。

好不容易把两老伺候走,你公婆年纪又上来了,你们夫妻俩接连着伺候,哎。”

童瑶默默的听,没有反驳,童母看了下闺女的脸色,柔声继续:

“娘说话时难听了点,谁家闺女谁家疼,不说不行。

你也要想想以后的事,趁着你和阿桦年轻,多努力点,钱都攒下来。

兜里有钱心不慌,不说别的,起码四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灾你们有钱带去诊所看,吃喝用度也不怕手头紧。”

童母说到这,又为自家闺女委屈,语气恨恨道:

“你公婆也是,三个儿子,老大老二条件都不差,儿子也多,怎么偏偏就要跟你和阿桦。

两个老的跟你们就算了,你公婆怎么也要跟着。”

童瑶看着娘边说边抹泪,心里也难受。

她知道这是娘心疼自己,可是有些事,总要看开点,忙拿手帕给娘擦泪,决定和亲娘摊开聊:

“娘,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但是咱得换个方向想,四个老人都跟我和阿桦难道真的不好吗。

我刚嫁过来,确实懒,名声也不好,全家就阿公阿嫲都对我好,有啥好的都叫我过去。

现在我和阿桦出海,两老在家看家,还能帮忙,我公公跟着出海,婆婆又操持家里。

要是分家就我和阿桦两个人,要带孩子,又要出海,哪有时间去忙这些事。

你看家里衣裳被褥、柴火、米面粮油、家里的鸡鸭、后院和自留地的菜…

这些都是阿公、阿嫲和我婆婆在顾着,这都是他们的功劳,是他们的付出,就冲这个,我就不能在他们老了就不管。

而且当初分家的时候说好了,四个老人走不动了,我们三家轮流伺候,不会出现那个情况。”

童母止住了眼泪,松下一口气的同时,心又疼了起来。

看着自家闺女,像是重新认识一般,她知道闺女最近半年来,慢慢懂事了,可没想到懂事到这个地步。

阿公、阿嫲眼睛都笑弯了,一整天都对童父四人笑。

童翔几人吃完饭,杨父和杨清桦没下桌,拉着童父和童伟、童华一块喝酒。

都是自家人,没啥不能说的,杨父倒豆子似的不停说。

童父三人听得眼都直了,不停的问,苏眉鱼长啥样,噢哟,那么大啊,还能上报纸?

童母心脏怦怦跳,就小十天没来,咋发生那么多事呢,好精彩。

不过听到那苏眉鱼卖了多少钱时,她就沉默了。

童母给童瑶使了个眼色,童瑶起身,拉着亲娘到房间里说私房话。

童母担心道:

“娘就不问你和阿桦家底多少了,光听你们最近的事,就知道不老少。”

童母说到着,想起今天过来吃到的苹果、厨房里满满一缸的猪油,还有不少精贵的吃食、物品,对童瑶语重心长:

“闺女,你和阿桦赚钱了就多攒点,阿桦我不担心,他是个老实的,不会搞七搞八。

就是你,花钱没个数,你看看最近赚了点钱,又买了那么多东西,这怎么行。

你婆婆以前还能镇住你,现在都被你带歪了,哎,闺女啊……”

童瑶忍不住打岔:

“娘,你就是瞎操心,我心里有数呢,钱存着就是死物,我又没有买别的,就买吃穿用这些啊,花不了多少的。”

童母哼哼:

“是,吃穿用花不了多少,但你要看你吃穿用是什么…叫啥,就是你说的那个词,对,档次。

你看看,你们一家老小,吃穿档次和十里八村一样吗。

谁家孩子能喝奶粉、天天吃肉蛋,吃糖的。

不说这个,单说我们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你倒好,一年两季都得买布料做衣服,布料还精贵。”

童瑶听到这,真是有些不耐烦了,她没法和亲娘达成共识。

她娘思想就是省省省,一辈子都要省,给她买好东西,她感动的同时,还得说你乱花钱等等。

童母知道闺女不爱听这些,她放柔语调:

“娘都知道,娘都知道,你有孝顺心,想我们吃好穿好。

可是闺女啊,你知不知道,娘自从知道俊俊这个情况,就整宿整宿睡不着。

娘是怕啊,怕以后你和阿桦老了,俊俊能照顾你们吗,你们又能庇护俊俊吗。

如今四个老人跟你们,现在他们身体是好,你和阿桦轻松。

等再过几年,两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痛,在床上要你和阿桦照顾的时候,你们还能轻松吗。

好不容易把两老伺候走,你公婆年纪又上来了,你们夫妻俩接连着伺候,哎。”

童瑶默默的听,没有反驳,童母看了下闺女的脸色,柔声继续:

“娘说话时难听了点,谁家闺女谁家疼,不说不行。

你也要想想以后的事,趁着你和阿桦年轻,多努力点,钱都攒下来。

兜里有钱心不慌,不说别的,起码四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灾你们有钱带去诊所看,吃喝用度也不怕手头紧。”

童母说到这,又为自家闺女委屈,语气恨恨道:

“你公婆也是,三个儿子,老大老二条件都不差,儿子也多,怎么偏偏就要跟你和阿桦。

两个老的跟你们就算了,你公婆怎么也要跟着。”

童瑶看着娘边说边抹泪,心里也难受。

她知道这是娘心疼自己,可是有些事,总要看开点,忙拿手帕给娘擦泪,决定和亲娘摊开聊:

“娘,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但是咱得换个方向想,四个老人都跟我和阿桦难道真的不好吗。

我刚嫁过来,确实懒,名声也不好,全家就阿公阿嫲都对我好,有啥好的都叫我过去。

现在我和阿桦出海,两老在家看家,还能帮忙,我公公跟着出海,婆婆又操持家里。

要是分家就我和阿桦两个人,要带孩子,又要出海,哪有时间去忙这些事。

你看家里衣裳被褥、柴火、米面粮油、家里的鸡鸭、后院和自留地的菜…

这些都是阿公、阿嫲和我婆婆在顾着,这都是他们的功劳,是他们的付出,就冲这个,我就不能在他们老了就不管。

而且当初分家的时候说好了,四个老人走不动了,我们三家轮流伺候,不会出现那个情况。”

童母止住了眼泪,松下一口气的同时,心又疼了起来。

看着自家闺女,像是重新认识一般,她知道闺女最近半年来,慢慢懂事了,可没想到懂事到这个地步。

阿公、阿嫲眼睛都笑弯了,一整天都对童父四人笑。

童翔几人吃完饭,杨父和杨清桦没下桌,拉着童父和童伟、童华一块喝酒。

都是自家人,没啥不能说的,杨父倒豆子似的不停说。

童父三人听得眼都直了,不停的问,苏眉鱼长啥样,噢哟,那么大啊,还能上报纸?

童母心脏怦怦跳,就小十天没来,咋发生那么多事呢,好精彩。

不过听到那苏眉鱼卖了多少钱时,她就沉默了。

童母给童瑶使了个眼色,童瑶起身,拉着亲娘到房间里说私房话。

童母担心道:

“娘就不问你和阿桦家底多少了,光听你们最近的事,就知道不老少。”

童母说到着,想起今天过来吃到的苹果、厨房里满满一缸的猪油,还有不少精贵的吃食、物品,对童瑶语重心长:

“闺女,你和阿桦赚钱了就多攒点,阿桦我不担心,他是个老实的,不会搞七搞八。

就是你,花钱没个数,你看看最近赚了点钱,又买了那么多东西,这怎么行。

你婆婆以前还能镇住你,现在都被你带歪了,哎,闺女啊……”

童瑶忍不住打岔:

“娘,你就是瞎操心,我心里有数呢,钱存着就是死物,我又没有买别的,就买吃穿用这些啊,花不了多少的。”

童母哼哼:

“是,吃穿用花不了多少,但你要看你吃穿用是什么…叫啥,就是你说的那个词,对,档次。

你看看,你们一家老小,吃穿档次和十里八村一样吗。

谁家孩子能喝奶粉、天天吃肉蛋,吃糖的。

不说这个,单说我们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你倒好,一年两季都得买布料做衣服,布料还精贵。”

童瑶听到这,真是有些不耐烦了,她没法和亲娘达成共识。

她娘思想就是省省省,一辈子都要省,给她买好东西,她感动的同时,还得说你乱花钱等等。

童母知道闺女不爱听这些,她放柔语调:

“娘都知道,娘都知道,你有孝顺心,想我们吃好穿好。

可是闺女啊,你知不知道,娘自从知道俊俊这个情况,就整宿整宿睡不着。

娘是怕啊,怕以后你和阿桦老了,俊俊能照顾你们吗,你们又能庇护俊俊吗。

如今四个老人跟你们,现在他们身体是好,你和阿桦轻松。

等再过几年,两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痛,在床上要你和阿桦照顾的时候,你们还能轻松吗。

好不容易把两老伺候走,你公婆年纪又上来了,你们夫妻俩接连着伺候,哎。”

童瑶默默的听,没有反驳,童母看了下闺女的脸色,柔声继续:

“娘说话时难听了点,谁家闺女谁家疼,不说不行。

你也要想想以后的事,趁着你和阿桦年轻,多努力点,钱都攒下来。

兜里有钱心不慌,不说别的,起码四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灾你们有钱带去诊所看,吃喝用度也不怕手头紧。”

童母说到这,又为自家闺女委屈,语气恨恨道:

“你公婆也是,三个儿子,老大老二条件都不差,儿子也多,怎么偏偏就要跟你和阿桦。

两个老的跟你们就算了,你公婆怎么也要跟着。”

童瑶看着娘边说边抹泪,心里也难受。

她知道这是娘心疼自己,可是有些事,总要看开点,忙拿手帕给娘擦泪,决定和亲娘摊开聊:

“娘,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但是咱得换个方向想,四个老人都跟我和阿桦难道真的不好吗。

我刚嫁过来,确实懒,名声也不好,全家就阿公阿嫲都对我好,有啥好的都叫我过去。

现在我和阿桦出海,两老在家看家,还能帮忙,我公公跟着出海,婆婆又操持家里。

要是分家就我和阿桦两个人,要带孩子,又要出海,哪有时间去忙这些事。

你看家里衣裳被褥、柴火、米面粮油、家里的鸡鸭、后院和自留地的菜…

这些都是阿公、阿嫲和我婆婆在顾着,这都是他们的功劳,是他们的付出,就冲这个,我就不能在他们老了就不管。

而且当初分家的时候说好了,四个老人走不动了,我们三家轮流伺候,不会出现那个情况。”

童母止住了眼泪,松下一口气的同时,心又疼了起来。

看着自家闺女,像是重新认识一般,她知道闺女最近半年来,慢慢懂事了,可没想到懂事到这个地步。

阿公、阿嫲眼睛都笑弯了,一整天都对童父四人笑。

童翔几人吃完饭,杨父和杨清桦没下桌,拉着童父和童伟、童华一块喝酒。

都是自家人,没啥不能说的,杨父倒豆子似的不停说。

童父三人听得眼都直了,不停的问,苏眉鱼长啥样,噢哟,那么大啊,还能上报纸?

童母心脏怦怦跳,就小十天没来,咋发生那么多事呢,好精彩。

不过听到那苏眉鱼卖了多少钱时,她就沉默了。

童母给童瑶使了个眼色,童瑶起身,拉着亲娘到房间里说私房话。

童母担心道:

“娘就不问你和阿桦家底多少了,光听你们最近的事,就知道不老少。”

童母说到着,想起今天过来吃到的苹果、厨房里满满一缸的猪油,还有不少精贵的吃食、物品,对童瑶语重心长:

“闺女,你和阿桦赚钱了就多攒点,阿桦我不担心,他是个老实的,不会搞七搞八。

就是你,花钱没个数,你看看最近赚了点钱,又买了那么多东西,这怎么行。

你婆婆以前还能镇住你,现在都被你带歪了,哎,闺女啊……”

童瑶忍不住打岔:

“娘,你就是瞎操心,我心里有数呢,钱存着就是死物,我又没有买别的,就买吃穿用这些啊,花不了多少的。”

童母哼哼:

“是,吃穿用花不了多少,但你要看你吃穿用是什么…叫啥,就是你说的那个词,对,档次。

你看看,你们一家老小,吃穿档次和十里八村一样吗。

谁家孩子能喝奶粉、天天吃肉蛋,吃糖的。

不说这个,单说我们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你倒好,一年两季都得买布料做衣服,布料还精贵。”

童瑶听到这,真是有些不耐烦了,她没法和亲娘达成共识。

她娘思想就是省省省,一辈子都要省,给她买好东西,她感动的同时,还得说你乱花钱等等。

童母知道闺女不爱听这些,她放柔语调:

“娘都知道,娘都知道,你有孝顺心,想我们吃好穿好。

可是闺女啊,你知不知道,娘自从知道俊俊这个情况,就整宿整宿睡不着。

娘是怕啊,怕以后你和阿桦老了,俊俊能照顾你们吗,你们又能庇护俊俊吗。

如今四个老人跟你们,现在他们身体是好,你和阿桦轻松。

等再过几年,两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痛,在床上要你和阿桦照顾的时候,你们还能轻松吗。

好不容易把两老伺候走,你公婆年纪又上来了,你们夫妻俩接连着伺候,哎。”

童瑶默默的听,没有反驳,童母看了下闺女的脸色,柔声继续:

“娘说话时难听了点,谁家闺女谁家疼,不说不行。

你也要想想以后的事,趁着你和阿桦年轻,多努力点,钱都攒下来。

兜里有钱心不慌,不说别的,起码四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灾你们有钱带去诊所看,吃喝用度也不怕手头紧。”

童母说到这,又为自家闺女委屈,语气恨恨道:

“你公婆也是,三个儿子,老大老二条件都不差,儿子也多,怎么偏偏就要跟你和阿桦。

两个老的跟你们就算了,你公婆怎么也要跟着。”

童瑶看着娘边说边抹泪,心里也难受。

她知道这是娘心疼自己,可是有些事,总要看开点,忙拿手帕给娘擦泪,决定和亲娘摊开聊:

“娘,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但是咱得换个方向想,四个老人都跟我和阿桦难道真的不好吗。

我刚嫁过来,确实懒,名声也不好,全家就阿公阿嫲都对我好,有啥好的都叫我过去。

现在我和阿桦出海,两老在家看家,还能帮忙,我公公跟着出海,婆婆又操持家里。

要是分家就我和阿桦两个人,要带孩子,又要出海,哪有时间去忙这些事。

你看家里衣裳被褥、柴火、米面粮油、家里的鸡鸭、后院和自留地的菜…

这些都是阿公、阿嫲和我婆婆在顾着,这都是他们的功劳,是他们的付出,就冲这个,我就不能在他们老了就不管。

而且当初分家的时候说好了,四个老人走不动了,我们三家轮流伺候,不会出现那个情况。”

童母止住了眼泪,松下一口气的同时,心又疼了起来。

看着自家闺女,像是重新认识一般,她知道闺女最近半年来,慢慢懂事了,可没想到懂事到这个地步。

阿公、阿嫲眼睛都笑弯了,一整天都对童父四人笑。

童翔几人吃完饭,杨父和杨清桦没下桌,拉着童父和童伟、童华一块喝酒。

都是自家人,没啥不能说的,杨父倒豆子似的不停说。

童父三人听得眼都直了,不停的问,苏眉鱼长啥样,噢哟,那么大啊,还能上报纸?

童母心脏怦怦跳,就小十天没来,咋发生那么多事呢,好精彩。

不过听到那苏眉鱼卖了多少钱时,她就沉默了。

童母给童瑶使了个眼色,童瑶起身,拉着亲娘到房间里说私房话。

童母担心道:

“娘就不问你和阿桦家底多少了,光听你们最近的事,就知道不老少。”

童母说到着,想起今天过来吃到的苹果、厨房里满满一缸的猪油,还有不少精贵的吃食、物品,对童瑶语重心长:

“闺女,你和阿桦赚钱了就多攒点,阿桦我不担心,他是个老实的,不会搞七搞八。

就是你,花钱没个数,你看看最近赚了点钱,又买了那么多东西,这怎么行。

你婆婆以前还能镇住你,现在都被你带歪了,哎,闺女啊……”

童瑶忍不住打岔:

“娘,你就是瞎操心,我心里有数呢,钱存着就是死物,我又没有买别的,就买吃穿用这些啊,花不了多少的。”

童母哼哼:

“是,吃穿用花不了多少,但你要看你吃穿用是什么…叫啥,就是你说的那个词,对,档次。

你看看,你们一家老小,吃穿档次和十里八村一样吗。

谁家孩子能喝奶粉、天天吃肉蛋,吃糖的。

不说这个,单说我们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你倒好,一年两季都得买布料做衣服,布料还精贵。”

童瑶听到这,真是有些不耐烦了,她没法和亲娘达成共识。

她娘思想就是省省省,一辈子都要省,给她买好东西,她感动的同时,还得说你乱花钱等等。

童母知道闺女不爱听这些,她放柔语调:

“娘都知道,娘都知道,你有孝顺心,想我们吃好穿好。

可是闺女啊,你知不知道,娘自从知道俊俊这个情况,就整宿整宿睡不着。

娘是怕啊,怕以后你和阿桦老了,俊俊能照顾你们吗,你们又能庇护俊俊吗。

如今四个老人跟你们,现在他们身体是好,你和阿桦轻松。

等再过几年,两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痛,在床上要你和阿桦照顾的时候,你们还能轻松吗。

好不容易把两老伺候走,你公婆年纪又上来了,你们夫妻俩接连着伺候,哎。”

童瑶默默的听,没有反驳,童母看了下闺女的脸色,柔声继续:

“娘说话时难听了点,谁家闺女谁家疼,不说不行。

你也要想想以后的事,趁着你和阿桦年轻,多努力点,钱都攒下来。

兜里有钱心不慌,不说别的,起码四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灾你们有钱带去诊所看,吃喝用度也不怕手头紧。”

童母说到这,又为自家闺女委屈,语气恨恨道:

“你公婆也是,三个儿子,老大老二条件都不差,儿子也多,怎么偏偏就要跟你和阿桦。

两个老的跟你们就算了,你公婆怎么也要跟着。”

童瑶看着娘边说边抹泪,心里也难受。

她知道这是娘心疼自己,可是有些事,总要看开点,忙拿手帕给娘擦泪,决定和亲娘摊开聊:

“娘,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但是咱得换个方向想,四个老人都跟我和阿桦难道真的不好吗。

我刚嫁过来,确实懒,名声也不好,全家就阿公阿嫲都对我好,有啥好的都叫我过去。

现在我和阿桦出海,两老在家看家,还能帮忙,我公公跟着出海,婆婆又操持家里。

要是分家就我和阿桦两个人,要带孩子,又要出海,哪有时间去忙这些事。

你看家里衣裳被褥、柴火、米面粮油、家里的鸡鸭、后院和自留地的菜…

这些都是阿公、阿嫲和我婆婆在顾着,这都是他们的功劳,是他们的付出,就冲这个,我就不能在他们老了就不管。

而且当初分家的时候说好了,四个老人走不动了,我们三家轮流伺候,不会出现那个情况。”

童母止住了眼泪,松下一口气的同时,心又疼了起来。

看着自家闺女,像是重新认识一般,她知道闺女最近半年来,慢慢懂事了,可没想到懂事到这个地步。

阿公、阿嫲眼睛都笑弯了,一整天都对童父四人笑。

童翔几人吃完饭,杨父和杨清桦没下桌,拉着童父和童伟、童华一块喝酒。

都是自家人,没啥不能说的,杨父倒豆子似的不停说。

童父三人听得眼都直了,不停的问,苏眉鱼长啥样,噢哟,那么大啊,还能上报纸?

童母心脏怦怦跳,就小十天没来,咋发生那么多事呢,好精彩。

不过听到那苏眉鱼卖了多少钱时,她就沉默了。

童母给童瑶使了个眼色,童瑶起身,拉着亲娘到房间里说私房话。

童母担心道:

“娘就不问你和阿桦家底多少了,光听你们最近的事,就知道不老少。”

童母说到着,想起今天过来吃到的苹果、厨房里满满一缸的猪油,还有不少精贵的吃食、物品,对童瑶语重心长:

“闺女,你和阿桦赚钱了就多攒点,阿桦我不担心,他是个老实的,不会搞七搞八。

就是你,花钱没个数,你看看最近赚了点钱,又买了那么多东西,这怎么行。

你婆婆以前还能镇住你,现在都被你带歪了,哎,闺女啊……”

童瑶忍不住打岔:

“娘,你就是瞎操心,我心里有数呢,钱存着就是死物,我又没有买别的,就买吃穿用这些啊,花不了多少的。”

童母哼哼:

“是,吃穿用花不了多少,但你要看你吃穿用是什么…叫啥,就是你说的那个词,对,档次。

你看看,你们一家老小,吃穿档次和十里八村一样吗。

谁家孩子能喝奶粉、天天吃肉蛋,吃糖的。

不说这个,单说我们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你倒好,一年两季都得买布料做衣服,布料还精贵。”

童瑶听到这,真是有些不耐烦了,她没法和亲娘达成共识。

她娘思想就是省省省,一辈子都要省,给她买好东西,她感动的同时,还得说你乱花钱等等。

童母知道闺女不爱听这些,她放柔语调:

“娘都知道,娘都知道,你有孝顺心,想我们吃好穿好。

可是闺女啊,你知不知道,娘自从知道俊俊这个情况,就整宿整宿睡不着。

娘是怕啊,怕以后你和阿桦老了,俊俊能照顾你们吗,你们又能庇护俊俊吗。

如今四个老人跟你们,现在他们身体是好,你和阿桦轻松。

等再过几年,两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痛,在床上要你和阿桦照顾的时候,你们还能轻松吗。

好不容易把两老伺候走,你公婆年纪又上来了,你们夫妻俩接连着伺候,哎。”

童瑶默默的听,没有反驳,童母看了下闺女的脸色,柔声继续:

“娘说话时难听了点,谁家闺女谁家疼,不说不行。

你也要想想以后的事,趁着你和阿桦年轻,多努力点,钱都攒下来。

兜里有钱心不慌,不说别的,起码四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灾你们有钱带去诊所看,吃喝用度也不怕手头紧。”

童母说到这,又为自家闺女委屈,语气恨恨道:

“你公婆也是,三个儿子,老大老二条件都不差,儿子也多,怎么偏偏就要跟你和阿桦。

两个老的跟你们就算了,你公婆怎么也要跟着。”

童瑶看着娘边说边抹泪,心里也难受。

她知道这是娘心疼自己,可是有些事,总要看开点,忙拿手帕给娘擦泪,决定和亲娘摊开聊:

“娘,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但是咱得换个方向想,四个老人都跟我和阿桦难道真的不好吗。

我刚嫁过来,确实懒,名声也不好,全家就阿公阿嫲都对我好,有啥好的都叫我过去。

现在我和阿桦出海,两老在家看家,还能帮忙,我公公跟着出海,婆婆又操持家里。

要是分家就我和阿桦两个人,要带孩子,又要出海,哪有时间去忙这些事。

你看家里衣裳被褥、柴火、米面粮油、家里的鸡鸭、后院和自留地的菜…

这些都是阿公、阿嫲和我婆婆在顾着,这都是他们的功劳,是他们的付出,就冲这个,我就不能在他们老了就不管。

而且当初分家的时候说好了,四个老人走不动了,我们三家轮流伺候,不会出现那个情况。”

童母止住了眼泪,松下一口气的同时,心又疼了起来。

看着自家闺女,像是重新认识一般,她知道闺女最近半年来,慢慢懂事了,可没想到懂事到这个地步。

阿公、阿嫲眼睛都笑弯了,一整天都对童父四人笑。

童翔几人吃完饭,杨父和杨清桦没下桌,拉着童父和童伟、童华一块喝酒。

都是自家人,没啥不能说的,杨父倒豆子似的不停说。

童父三人听得眼都直了,不停的问,苏眉鱼长啥样,噢哟,那么大啊,还能上报纸?

童母心脏怦怦跳,就小十天没来,咋发生那么多事呢,好精彩。

不过听到那苏眉鱼卖了多少钱时,她就沉默了。

童母给童瑶使了个眼色,童瑶起身,拉着亲娘到房间里说私房话。

童母担心道:

“娘就不问你和阿桦家底多少了,光听你们最近的事,就知道不老少。”

童母说到着,想起今天过来吃到的苹果、厨房里满满一缸的猪油,还有不少精贵的吃食、物品,对童瑶语重心长:

“闺女,你和阿桦赚钱了就多攒点,阿桦我不担心,他是个老实的,不会搞七搞八。

就是你,花钱没个数,你看看最近赚了点钱,又买了那么多东西,这怎么行。

你婆婆以前还能镇住你,现在都被你带歪了,哎,闺女啊……”

童瑶忍不住打岔:

“娘,你就是瞎操心,我心里有数呢,钱存着就是死物,我又没有买别的,就买吃穿用这些啊,花不了多少的。”

童母哼哼:

“是,吃穿用花不了多少,但你要看你吃穿用是什么…叫啥,就是你说的那个词,对,档次。

你看看,你们一家老小,吃穿档次和十里八村一样吗。

谁家孩子能喝奶粉、天天吃肉蛋,吃糖的。

不说这个,单说我们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你倒好,一年两季都得买布料做衣服,布料还精贵。”

童瑶听到这,真是有些不耐烦了,她没法和亲娘达成共识。

她娘思想就是省省省,一辈子都要省,给她买好东西,她感动的同时,还得说你乱花钱等等。

童母知道闺女不爱听这些,她放柔语调:

“娘都知道,娘都知道,你有孝顺心,想我们吃好穿好。

可是闺女啊,你知不知道,娘自从知道俊俊这个情况,就整宿整宿睡不着。

娘是怕啊,怕以后你和阿桦老了,俊俊能照顾你们吗,你们又能庇护俊俊吗。

如今四个老人跟你们,现在他们身体是好,你和阿桦轻松。

等再过几年,两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痛,在床上要你和阿桦照顾的时候,你们还能轻松吗。

好不容易把两老伺候走,你公婆年纪又上来了,你们夫妻俩接连着伺候,哎。”

童瑶默默的听,没有反驳,童母看了下闺女的脸色,柔声继续:

“娘说话时难听了点,谁家闺女谁家疼,不说不行。

你也要想想以后的事,趁着你和阿桦年轻,多努力点,钱都攒下来。

兜里有钱心不慌,不说别的,起码四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灾你们有钱带去诊所看,吃喝用度也不怕手头紧。”

童母说到这,又为自家闺女委屈,语气恨恨道:

“你公婆也是,三个儿子,老大老二条件都不差,儿子也多,怎么偏偏就要跟你和阿桦。

两个老的跟你们就算了,你公婆怎么也要跟着。”

童瑶看着娘边说边抹泪,心里也难受。

她知道这是娘心疼自己,可是有些事,总要看开点,忙拿手帕给娘擦泪,决定和亲娘摊开聊:

“娘,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但是咱得换个方向想,四个老人都跟我和阿桦难道真的不好吗。

我刚嫁过来,确实懒,名声也不好,全家就阿公阿嫲都对我好,有啥好的都叫我过去。

现在我和阿桦出海,两老在家看家,还能帮忙,我公公跟着出海,婆婆又操持家里。

要是分家就我和阿桦两个人,要带孩子,又要出海,哪有时间去忙这些事。

你看家里衣裳被褥、柴火、米面粮油、家里的鸡鸭、后院和自留地的菜…

这些都是阿公、阿嫲和我婆婆在顾着,这都是他们的功劳,是他们的付出,就冲这个,我就不能在他们老了就不管。

而且当初分家的时候说好了,四个老人走不动了,我们三家轮流伺候,不会出现那个情况。”

童母止住了眼泪,松下一口气的同时,心又疼了起来。

看着自家闺女,像是重新认识一般,她知道闺女最近半年来,慢慢懂事了,可没想到懂事到这个地步。

阿公、阿嫲眼睛都笑弯了,一整天都对童父四人笑。

童翔几人吃完饭,杨父和杨清桦没下桌,拉着童父和童伟、童华一块喝酒。

都是自家人,没啥不能说的,杨父倒豆子似的不停说。

童父三人听得眼都直了,不停的问,苏眉鱼长啥样,噢哟,那么大啊,还能上报纸?

童母心脏怦怦跳,就小十天没来,咋发生那么多事呢,好精彩。

不过听到那苏眉鱼卖了多少钱时,她就沉默了。

童母给童瑶使了个眼色,童瑶起身,拉着亲娘到房间里说私房话。

童母担心道:

“娘就不问你和阿桦家底多少了,光听你们最近的事,就知道不老少。”

童母说到着,想起今天过来吃到的苹果、厨房里满满一缸的猪油,还有不少精贵的吃食、物品,对童瑶语重心长:

“闺女,你和阿桦赚钱了就多攒点,阿桦我不担心,他是个老实的,不会搞七搞八。

就是你,花钱没个数,你看看最近赚了点钱,又买了那么多东西,这怎么行。

你婆婆以前还能镇住你,现在都被你带歪了,哎,闺女啊……”

童瑶忍不住打岔:

“娘,你就是瞎操心,我心里有数呢,钱存着就是死物,我又没有买别的,就买吃穿用这些啊,花不了多少的。”

童母哼哼:

“是,吃穿用花不了多少,但你要看你吃穿用是什么…叫啥,就是你说的那个词,对,档次。

你看看,你们一家老小,吃穿档次和十里八村一样吗。

谁家孩子能喝奶粉、天天吃肉蛋,吃糖的。

不说这个,单说我们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你倒好,一年两季都得买布料做衣服,布料还精贵。”

童瑶听到这,真是有些不耐烦了,她没法和亲娘达成共识。

她娘思想就是省省省,一辈子都要省,给她买好东西,她感动的同时,还得说你乱花钱等等。

童母知道闺女不爱听这些,她放柔语调:

“娘都知道,娘都知道,你有孝顺心,想我们吃好穿好。

可是闺女啊,你知不知道,娘自从知道俊俊这个情况,就整宿整宿睡不着。

娘是怕啊,怕以后你和阿桦老了,俊俊能照顾你们吗,你们又能庇护俊俊吗。

如今四个老人跟你们,现在他们身体是好,你和阿桦轻松。

等再过几年,两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痛,在床上要你和阿桦照顾的时候,你们还能轻松吗。

好不容易把两老伺候走,你公婆年纪又上来了,你们夫妻俩接连着伺候,哎。”

童瑶默默的听,没有反驳,童母看了下闺女的脸色,柔声继续:

“娘说话时难听了点,谁家闺女谁家疼,不说不行。

你也要想想以后的事,趁着你和阿桦年轻,多努力点,钱都攒下来。

兜里有钱心不慌,不说别的,起码四个老的有个大病小灾你们有钱带去诊所看,吃喝用度也不怕手头紧。”

童母说到这,又为自家闺女委屈,语气恨恨道:

“你公婆也是,三个儿子,老大老二条件都不差,儿子也多,怎么偏偏就要跟你和阿桦。

两个老的跟你们就算了,你公婆怎么也要跟着。”

童瑶看着娘边说边抹泪,心里也难受。

她知道这是娘心疼自己,可是有些事,总要看开点,忙拿手帕给娘擦泪,决定和亲娘摊开聊:

“娘,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但是咱得换个方向想,四个老人都跟我和阿桦难道真的不好吗。

我刚嫁过来,确实懒,名声也不好,全家就阿公阿嫲都对我好,有啥好的都叫我过去。

现在我和阿桦出海,两老在家看家,还能帮忙,我公公跟着出海,婆婆又操持家里。

要是分家就我和阿桦两个人,要带孩子,又要出海,哪有时间去忙这些事。

你看家里衣裳被褥、柴火、米面粮油、家里的鸡鸭、后院和自留地的菜…

这些都是阿公、阿嫲和我婆婆在顾着,这都是他们的功劳,是他们的付出,就冲这个,我就不能在他们老了就不管。

而且当初分家的时候说好了,四个老人走不动了,我们三家轮流伺候,不会出现那个情况。”

童母止住了眼泪,松下一口气的同时,心又疼了起来。

看着自家闺女,像是重新认识一般,她知道闺女最近半年来,慢慢懂事了,可没想到懂事到这个地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