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泡泡中文网 > 深夜入怀,祸她成瘾 > 第295章 江厌离,我们分手

第295章 江厌离,我们分手

江厌离在干嘛?

江厌离此刻正在海里飘着。

时间回到婚礼前一晚。

江厌离按照男人说的,前往了东边码头。

虽然男人说了,不让报警,不让带人,江厌离不可能真什么都不做,就傻乎乎的单枪匹马前去。

他确实没有报警,但他联系了自己公安局局长的堂哥。

跟对方说了自己的处境,让其想办法援救。

而他则是前去诱敌,然后尝试把穆安安从对方手里救回来。

好在对方的目的是他。

交换过程还算顺利。

穆安安被放下了游艇,江厌离则是被对方带上了游艇。

江厌离清楚自己此行必有凶险。

上游艇之前,他给穆安安留了话。

“安安,如果我不能平安归来出席明日的婚礼,你帮我给商姝带句话。”

“你告诉她,忘了江厌离,重新找个人好好过完下半生。”

如果他活着回来,那么今晚发生的一切,都不要告诉商姝。

他不希望她担忧。

上了游艇后,对方就想对江厌离施暴,但被江厌离一句敢动他一下,大家一起炸死给吓唬到了。

江厌离赴约前,在身上装了炸弹。

他在赌对方死过一次,会惜命,不敢轻易动他。

果然对方很惜命。

但对方气不过,便命人把游艇开到偏远的海域。

把游艇上所有吃的,喝的丢进大海,把游艇的油放光,然后自己带着人乘坐唯一的逃生艇走了,任由江厌离在游艇上自生自灭。

游艇没有油,无法行驶。

海浪又太大,距离陆地又太远,江厌离只能在游艇上等待援救。

他没有手机,手机在上游艇前,被要求丢掉了。

好在他提前跟自己的局长堂哥打过招呼。

对方正在海域搜寻他的下落。

最后。

江厌离是在被困游艇的第三天,被找到的。

回到岸上的江厌离第一时间就是去寻商姝。

商姝此刻刚刚送别了陆老夫人,她的身影孤独地立在墓前,仿佛与这个世界隔绝。

她穿着一身黑衣,面容显得憔悴而苍白,仿佛所有的生机都被这沉重的悲痛抽离。

陆淮安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满是无奈与心疼。

他走上前去,轻轻地环住她的肩膀,试图将她从无尽的悲痛中带走。

“你已经两天两夜没合过眼了,你需要休息。”他的声音温柔而坚定,带着不容置疑的关怀。

然而,商姝却像一尊石雕般站在原地,无法动弹,也无法回应。

她的心中充满了对陆老夫人的思念与不舍,她无法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

陆淮安看着商姝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心中满是无奈与心疼。

他轻声说道,“商姝,你这样下去,是想让奶奶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吗?你知道奶奶是多么疼爱你,如果她老人家知道你在她走后如此折磨自己,她肯定会严厉地训斥你的。”

商姝像个失去灵魂的木偶,机械地转动着脖颈,她的眼神空洞而迷惘,仿佛正凝视着一片虚无的深渊。

陆淮安目睹她这般模样,心如刀绞,痛得几乎无法呼吸,“回去吧。别让奶奶在天之灵还要为你的健康牵肠挂肚。”

他轻轻地带动她的身体。

商姝不再抗拒,任由陆淮安搂着她,带着她转身离开。

顾元锦和顾夫人也来了。

但比起陆淮安这个相处了十几年的人,他们很清楚,自己的安慰撼动不了商姝,他们即便想劝说商姝,也无从下手。

顾夫人只能跟着商姝情绪起伏,商姝哭,她跟着哭,商姝沉默,她也跟着沉默。

见陆淮安把商姝哄回去了,夫妻俩紧随其后。

刚走到墓园门口。

几人遇见了前来寻商姝的江厌离。

陆老夫人去世的消息,江厌离在来的路上,听宋知让说了。

那日任初薇联系宋知让的时候,宋知让之所以没接电话,是因为他有个病患突然大出血,他给对方做紧急手术去了。

出来才知道江厌离没去接亲。

因为江厌离鸽了商姝,任初薇迁怒于他,说他们男人没个好东西,两日没回宋知让消息了。

得知陆老夫人在他和商姝婚礼当天突然过世的消息时,江厌离心里无比的恐慌。

他比谁都清楚,商姝把陆老夫人看得多重。

江厌离的眼神紧紧锁定在商姝身上。

平日里醋意大得很的他此刻见到商姝被陆淮安亲昵搂着肩头,不仅不敢吃醋,还很心慌。

“你还有脸出现在这里。”

顾夫人的愤怒声音打破了沉默,她愤怒地走向江厌离。

然而,江厌离仿佛置若罔闻,他的全部心神都已被商姝占据。

对上商姝那双冰冷如霜的眸子,江厌离心中犹如被无形的恐惧之手紧紧扼住。

他下意识地握紧拳头,掌心的湿润暴露了他内心的慌乱与不安。

“商姝……”他试图开口解释,声音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我并非故意缺席我们的婚礼。婚礼前的那个晚上,我的仇家绑架了安安,我必须去救她。”

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试图在为自己的失约寻找一丝宽慰。

江厌离的解释在商姝的意料之中。

商姝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声音中透露着明显的讽刺,“这可真是巧了,对方早不绑晚不绑,偏偏挑在我们结婚的大日子动手。”

江厌离自然听出了商姝话语中的不满和怀疑,他试图解释,“其实,他一开始的目标是你。只是我之前在你身边安排了人手,他们无法下手,这才转而对安安下手的。”

商姝原本已经冰冷的心,在听完江厌离的解释后,更是如同被寒风彻底吹透,寒意四溢,“所以,你认为这个事情,和穆安安没关系是吗?”

见商姝竟然怀疑绑架的事情跟穆安安有关,江厌离不禁眉头微皱。

他觉得商姝的这种猜测实在荒谬。

“绑走安安的人是杀死阿青的凶手,商姝,安安怎么可能与自己的杀兄仇人合谋来欺骗我?”

江厌离对穆安安的信任让商姝觉得继续争执下去挺没意思的。

她懒得再争执。

“她没问题,是我有病,我疑心重,我善妒,我容不下你身边有这么一个让我心里觉得很是膈应的存在。”

她本就不是擅长和人争抢的人。

她没有对方心机深沉,她斗不过,也不想斗了。

既然对方想要江厌离,那就给她吧。

“江厌离,我们分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