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泡泡中文网 > 法相独尊 > 第535章、一生不入天法境

第535章、一生不入天法境

天青国国都。

方家。

自从老家主重伤恢复,方家似乎就恢复了往日的活力,各方面井井有条,家族的整体实力也在稳步的提升着。

方家越发注重年轻子弟的培养,哪怕是资质不佳的后辈,也会愿意拿出更多的资源尽力培养。

因为方家出了个方木。

方木不仅加入了天青学院。

而且还代表天青学院夺得了相园头名。

虽然平民百姓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但学院清楚、国君清楚、方家自然也清楚。

整个方家,再也没人敢对方木发表任何不好的看法,一提及方木,便是一阵诚挚的赞美与夸奖。

似乎当初抨击方木的不是他们。

而老家主方雄,也借着此事,理所当然将当初方旭文遗留下来的问题全部处理了干净,并且顺势确定了方木少家主的身份。

当然了,方木自已反正是毫不知情。

天青国方面。

国君身体越来越差,但依旧坚挺着处理政务,如今妖魔大潮来袭,边境混乱,很多事情需要他亲力亲为。

毕竟太子和三皇子的威望能力暂时还不够,需要他来稳定局势。

而国君最近对方家可谓非常的照顾。

甚至有关国库的一些生意,都交给了方家去做。

似乎特意想要让方家与皇室走的更近。

有明眼人看出了陛下的意思,这或许与三皇子有关系,这个发现让太子殿下十分的愤怒。

再加上手下十三卫离奇失踪,势力大减。

朝中大臣的立场似乎也不像以前那般坚定了。

方家逐渐有了天青国第一大家族的趋势。

今日。

方雄刚刚完成了自已的修行,穿着一身舒适的练功服,笑呵呵的朝着书房走去。

突然,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一股非常可怕,霸道的刀意降临了方家。

似乎只需要一个瞬间。

就可以将方家彻底抹除。

方雄毫不犹豫释放出了自已的法相,一座巍峨高耸,沉重绝伦的神岳浮现,犹如天柱,上抵苍穹,下镇九幽。

随着法相浮现,整个方家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笼罩,哪怕坠星地崩都难以伤到方家府邸半点。

“刀王阁下,既然来了就请现身吧。”方雄淡淡说道。

有这般可怕的刀意。

这个世界上,除了传说中的刀王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果不其然。

一道平静的身影出现在了方雄的面前。

是一位鬓角微白的中年男子。

面容普通。

怀中抱着一柄刀鞘漆黑的宝刀。

腰间系着一个长长的剑匣子,不知道藏着什么。

方雄没见过刀王。

当初刀王上门找麻烦的时候,他还在努力对抗魔气侵蚀呢。

李狂行盯着方雄身后的法相看了许久,迟迟没有说话。

方雄有些迷惑:“刀王阁下,我记得当初之事已经了结,罪魁祸首也已经伏诛,不知道阁下来此意欲何为?”

“妖魔大潮入侵,有新的天魔诞生。”李狂行言简意赅。

方雄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又有天魔诞生了?!

这对天青国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可是.....

“这和方家有什么关系?”方雄不理解:“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得去找大夏国商议差不多。”

李狂行摇头:“你是不是突破了?”

方雄神情一怔,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承认了:“经过魔气侵蚀,破而后立,侥幸境界突破,但根基却算不得稳固。”

虽然突破到了天法层次。

但方雄的本源力量却不算强大。

恐怕在天相师中得排垫底存在。

所以方雄一直很低调的修行,修复体内暗伤,想要逐步将自身本源充盈起来。

“那就对了。”李狂行点头道:“你突破之时,情况特殊,所以没有太多的异象,以至于无人知晓世间多了一位天相师。”

“这天魔诞生和你有极大的关系。”

方雄更困惑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每当诞生一位天相师时,天地间,就会诞生一位新的天魔,这是铁律。”李狂行沉声说道:“不讲道理的铁律。”

方雄瞳孔剧震。

什么!

还有这种说法?

他感觉自已的人生观都被颠覆了。

开什么玩笑。

李狂行没有撒谎。

这是他年轻时就得知的一个惊天真相。

他花了三十年时间去验证。

他曾经挑战过数位天相师。

世人皆以为他癫狂。

但他在乎的只是展现自已潜力后,挑战过的天相师,愿意将这惊天秘密透露几分出来。

所以他后半生镇守荒炉城,熔炼整座城的刀意。

借全城之力另类入道。

一生不入天法境。

方雄呼吸急促,努力消化着这个惊人的消息。

他沉默了许久:“那刀王阁下今日来找我是为了......”

“斩魔殿的人一直在找新晋天相师,可惜,一直寻觅不到,所以新生的那头天魔,无人制衡,以至于妖魔再起大潮。”李狂行毫不犹豫说道。

“大夏国已经有所行动。”

“但注定会失败。”

“你的孙子方木,我的儿子李幽莲,此刻全在前线,情况非常危急,大夏国军队很快就会落败。”

“我要你和我联手,入魔潮,斩天魔。”

......

......

......

赫天非常愤怒。

他感觉自已被无视了。

一个青铜面具男子,骑着普通的战马从他身旁飞驰而过,率领三四百将士,一路风尘仆仆,却无比坚定,毫不犹豫。

很显然,是去支援白龙承军队的。

“他们疯了?”赫天眉头一拧,心中不知道为何生出几分烦躁来。

白龙承的军队已经被魔潮包围。

几乎不可能逃出生天。

最多活下来几个实力最强大的将领而已。

这群人去干什么?

送死?陪葬?

若是白龙承活下来的话,确实是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

赫天从那青铜面具男子身上,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味,但努力回忆了一下,却完全想不起来此人究竟是谁?

“这人是谁?”赫天向自已的随从询问。

随行的聚相师低声道:“看铠甲制式,应该是征调来的天青国军队,为首者听说叫岳军,来历不详。”

天青国?

听到这三个字。

赫天心中不由震了一下。

相园之争结束后,他对天青国的怨气就达到顶点。

若是登基为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灭掉天青国。

岳军?

他想起天青学院的那个少年,天生战将,虽然法相一般,但所发挥出的战力却相当的惊人。

不。

不对。

气息不一样。

不是他在相园之争中看到的那个岳军。

只是恰好同名同姓?

“我不喜欢这个人。”赫天语气不悦的说出这句话。

随行的聚相师笑道:“殿下不用担心,这群人是去送死的,很快您就永远看不到他了。”

“这倒也是。”

赫天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他开始盘算回去之后,如何描述今日发生的事情。

虽说没有斩杀天魔。

但令其重伤。

应该也算是大功了吧。

而此刻,方木率领一众先遣营将士朝着前方奔驰而去,他心情十分焦急,因为前方惨烈的战况和血腥味让他万分不安。

这次的伤亡,恐怕会异常的惨烈。

“方木,我刚刚好像看到赫天了。乔忘忧在一旁忍不住说道。

赫天?

他怎么在这里?

方木忍不住扭头回望,果然看到后方安全处赫天一行人的身影。

“哼,几十万大军在厮杀,他倒是好兴致在后方观战。”方木怒哼一声。

但此刻显然不是在乎他的时候。

眼下已经冲到了魔潮的边缘。

“先遣营将士听命!!”方木大吼:“全部吞下雪莲丹,随我一起冲锋!!”

没有战鼓。

没有战旗。

只有一声如怒雷般的吼声。

于是先遣营的将士齐齐取出雪莲丹,吞了下去,他们眼神坚毅,仿佛已经做好的战死沙场的准备。

先遣营,本来就负责执行最危险的任务。

妖魔大潮来袭。

既然敢来到这里。

早就将生死放下。

“干死这群狗娘养的妖魔。”将士们嘶吼着冲杀了进去。

照理来说。

这些人数的将士。

只会片刻就淹没在魔潮之中。

但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先遣营三百将士身上冒出了淡淡的白光,纯净宁静,仿佛世界上最圣洁的光芒。

三百将士冲入魔潮中。

附近的妖魔竟然本能的不断后退,似乎非常讨厌这股白光。

不愿意靠近半点。

三百先遣营将士,一个个如狼似虎,竟然如出入无人之境,轻而易举的冲破了密密麻麻的妖魔大潮。

虽然没有杀死多少妖魔,但这样的景观却震撼无比。

“吼!!”

妖魔愤怒的咆哮。

他们不是恐惧,而是本能深处的厌恶。

这股圣洁的白光,对它们而言仿佛是什么最“污秽”的东西,难以接受沾染半点。

“果然有效。”

方木大笑着也吞下一下雪莲丹。

身上沐浴白光,冲杀而去。

下一刻,方木周遭荡漾起厚重的迷雾,将自身遮掩,将先遣营三百将士也尽数笼罩在了其中。

紧接着。

呼啸的狂风袭来。

雨水疯狂的洒落地面,仿佛巨大的瀑布。

风来。

雨落。

然后自然便是雷至。

轰隆隆!!

无数的妖魔痛苦哀嚎。

至刚至阳的雷霆力量。

同样能克制妖魔。

可怕的雷霆一道接一道落下,竟然将挡在面前的妖魔大潮,硬生生劈出了一条通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