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泡泡中文网 > 重回八零新婚夜,糙汉他狂野诱哄 > 第119章 命由己造

第119章 命由己造

陶秀秀此行显然不是专程为了探访孙子孙女的笑容而来,她的眼中闪烁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神秘,仿佛携带着某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轻巧地摆动着手,她招呼着傅秀芹靠近,语气里夹杂着几分迫不及待:“来来来,慧儿,到娘这儿来,我有件事儿想和你私下商议一番!”

见母亲这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傅秀芹的眉宇间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疑惑,但好奇心驱使下,她还是缓缓地挪动脚步,接近了母亲:“娘,什么事这么神秘兮兮的?”

尽管屋内除了她们再无旁人,陶秀秀仍旧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仿佛空气中都藏着偷听的耳朵:“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为了治官其鸣的怪病,咱们找的那个据说有神通的神婆?就是在哪个村子来着?”

听到母亲提及此事,傅秀芹的脸色顿时变得复杂,她连忙辩解,似乎想要回避这个话题:“妈,您这是哪里的话!那分明是吸引力法则的运用罢了!而且,那都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怎么突然又提起它来?”

陶秀秀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吐了吐舌头,自嘲地笑笑:“呸呸呸,瞧我这嘴,说岔了。总之,就是那位神通广大的神婆!”

“我不清楚她的住处,娘,您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傅秀芹的眼神中交织着困惑与好奇。

陶秀秀叹了口气,对这个女儿,她向来没什么隐瞒的必要:“还能为谁,不就是你那弟媳,傅昱学的妻子嘛!”

一听说是傅昱学的媳妇,傅秀芹猛然间激动起来,手掌重重拍在桌上,霍然起身:“怎么了!她做了什么!难道她对您不敬了?”

“我们这就回去找她理论清楚!我就知道,傅昱学那小子,关键时刻总是护着外人!”

傅秀芹回想起当初为弟弟提亲时遭遇的冷遇,心头的怒火再次被点燃。

弟弟成婚本该是全家人欢聚一堂、共享天伦之乐的时刻,可宋凝的到来却像是在傅家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了一块巨石。

不仅全家对她的态度冷淡,甚至在婚礼当天她也未能得到应有的重视,还是多亏了傅昱学的好友们才让场面显得热闹了几分。

陶秀秀赶紧拉住了女儿的衣袖,安抚着她:“你先别急嘛!她怎么可能欺负我,我只是心里不大喜欢她罢了。再说了,我最近发现傅昱学和南湖村的一个女子走得很近,这事儿让我有些担心。”

明白了母亲的言下之意,傅秀芹不禁惊讶地问道:“真的假的?妈,您这……哪有婆婆给自己儿子物色外室的理儿?”

“哎呀,说话别这么直接嘛!”

陶秀秀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带着几分无奈笑道,“我只是觉得傅昱学可能后悔了,作为娘亲帮帮他怎么了?况且,宋凝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看上去文静贤淑,可嫁进来这么久,连一顿像样的饭菜都没为我做过,还经常和一些不务正业的人混在一起。前两天我们还起了争执,你知道吗?一个城里来的,竟然敢威胁我!”

闻言,傅秀芹怒不可遏地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双手叉腰,怒声道:“什么!宋凝竟然如此嚣张,傅昱学难道就任由她胡来?”

陶秀秀深深叹了口气,眉宇间写满了忧虑:“你又不是不了解你弟弟,他从小就和我们不那么亲近。夫妻之间的话,哪里是咱们能比的?人家枕头边的风,总比我们的千言万语来得有效啊!”

“罢了罢了,那些陈年旧事就不提了。趁着小军和小娟还在学校未归,陪我到那位神秘莫测的神婆那里取一样重要的东西吧!”

母亲陶秀秀眼神闪烁,似乎对即将前往的地方既期待又紧张。

“好好好,娘俩一起行动,即刻出发!”

女儿傅秀芹笑着应和,眉眼间流露出一丝好奇与跃跃欲试。

母女二人随即骑上略显老旧的自行车,在小镇曲折蜿蜒的小巷中穿行,仿佛在寻找一个只属于她们的秘密通道。

经过一番波折,她们最终停在了一间隐藏在茂盛草木之后、外表简陋的偏僻小屋前。

四周静谧无声,只有树叶偶尔沙沙作响,为这次行程平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为避免引来不必要的目光,母女俩默契地用一方印花布巾遮住面容,样子既谨慎又带点小趣味,宛如古装剧中执行秘密任务的侠女,惹人发笑。

推门而入,一股混合着草药与香料的独特气息扑面而来,小屋内部昏暗,仅靠几盏油灯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神婆身着一袭黑色长袍,仿佛融入了四周的暗影,唯有那双锐利的眼睛在光影中闪烁,透出一种难以名状的智慧。

她口中念念有词,声音低沉而富有节奏,仿佛在吟唱古老而晦涩的咒语,令人不禁侧耳倾听却又无法完全理解。

随后,神婆缓缓从深色的布袋中取出一张泛黄的符箓和一个手工精致的小人偶,置于面前的破旧木桌上。

符箓上绘有复杂的图案,仿佛蕴藏着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小人偶则栩栩如生,每一处细节都透露出匠人的巧思。

正当陶秀秀满怀期待,欲伸手触摸那神奇的物品时,神婆那干枯的手轻轻压住了她的手背,眼神里满是郑重。

“你二人命运坚韧不凡,但请听好了,一旦接受这份法物,将来无论发生何事,我概不负责!”

话语里既有警告也有考验。

陶秀秀虽然迷信,但向来信奉“命由己造”,听到这话,她想起家中两个孩子那倔强得如出一辙的性格,更加坚定了心中的决定。

“我自己承担!无须你担忧!”

虽然心中隐隐心疼那七块钱——对于她们这样的家庭来说不是小数目。

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将符箓紧紧贴在胸口,仿佛护着一件至宝,“走吧走吧,咱们回家!”

傅秀芹也轻轻拉下面纱,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转而对母亲提议:“妈,今晚不如就在我们家吃晚饭吧?我来做几样你喜欢的。”

陶秀秀心中已有打算,如何不动声色地将这神秘之物安排在孩子们的生活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