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泡泡中文网 > 又凶又娇,小神兽穿书后杀红眼 > 第110章 你把周策砚杀了???

第110章 你把周策砚杀了???

“所以,你要怎么做?”

“与茉的孩子不会降生,我不允许,这一次,在容与茉和你之间,你亲爱的好大哥必须要做出选择。”

陆琼七嘴角一直保持着的淡笑,凝滞住。

这话的意思容与茉有危险。

乔肆远不仅有精分的潜质,性格还很偏执,一定又在背后搞了不少事情。

只是,用伤害自己所爱之人的方式,企图得到她,这是爱吗?

陆琼七轻嗤一声:“对付你,不需要我大哥出马,上一次我被绑架是谁来救我的,你忘了吗?”

上一次,暴雨夜,陆家千金被救回的新闻全城皆知。

更别提乔肆远这个始作俑者。

他看着她倨傲的下巴,挑眉道:“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和我想到一块去了,这种事儿我怎么会不提前先做好部署,周策砚他不会来。”

整个雍城,他最忌惮的就是周策砚。

乔肆远早就想好了万全的对策。

周策砚,绝对不会再插手陆家的事情了。

听着乔肆远这么笃定的话,陆琼七不禁皱起眉。

这段时日,她一直忙着警局和照顾容与茉,粗粗算来,自己已经有小半年的时间,没有见过周策砚了。

她偶尔也会想起他。

只是想到他是特种部队太忙,或是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因而才会消失了那么久。

陆琼七的脸色不停变幻,最终白了脸。

她做了最坏的猜想:“你不会你把周策砚杀了???”

听到这个猜测,乔肆远笑得十分邪气,他眯起眼道:“你想让他死?”

陆琼七的手指紧紧握成拳,指节泛白,身子忍不住打摆颤抖,她的头脑失了冷静,一片空白。

乔肆远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谢谢你认可我的能力,只是要杀了他,我还没那个本事,周策砚那人,阎王见了都不敢收,他就像是千年狐狸成精一般,我可骗不了他。”

陆琼七的心情七上八下。

她恼怒地瞪着乔肆远。

她之前还动了念头,要把周策砚带回上古神界。

若是他死了她再也找不到和她最适配的雄性,以后就要注孤生,她还在感慨自己未来悲惨的命运。

没想到乔肆远就是这么随口一炸,就让她的心绪起伏如此之大。

陆琼七定了定心,她问道:“你做了什么,或者到底知道些什么?”

乔肆远:“琼七,你和周策砚注定不可能在一起,你可知道,周家那一家三口当初是怎么死的?那场爆炸案现在回想起来,都让人心惊胆颤啊。”

“你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吗?”乔肆远眼神邪气:“在陆氏集团施工项目的现场,周策砚他父母还有大哥都命陨当场,这一切都是陆丰恺做的。”

“周陆两家联姻?真是可笑,隔着这样大的血海深仇,你凭什么以为周策砚还顾得上你的安危,他现在应该巴不得你死了才好。”

陆琼七垂下眼睫,这就是周策砚这些日子消失的原因吗

她并没有受他话语的蛊惑,仍旧冷静地反问道:“你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这么恨陆丰恺,怎么会手握着他的把柄没有公之于众?”

“自然有我的道理。”

陆琼七直视着他的眼睛,目光极其锐利:“凭我对你的了解,你一定参与了当年的案子,周家长辈的死和你也脱不了关系。”

乔肆远之前以小舅子的身份跟着陆丰恺做事,时间正对得上。

陆琼七都不用看对方的反应,仅仅听着他错乱的呼吸节奏,她就知道自己说对了。

陆琼七心里第一次有种酸痛的感觉,满溢在每根血管中,随着血液流回心脏。

易地而处,如果她是周策砚,所有和谋害自己父母亲人的凶手沾边的人,都该下地狱!

如针尖密密麻麻般刺痛,她深呼吸几次,按住胸口。

乔肆远瞧见她的反应,声音冷了下来。

含着几分训斥道:“你对周策砚的感情很不一般,别说做哥哥的没有奉劝过你,你们之间隔着血海深仇,就算你摇尾乞怜,那男人可是个铁血的,不会因为这点儿儿女私情就对陆家的人心软,你等着看好了,他一定会血债血偿!”

就是这么几句话,被陆琼七捕捉到了几分恶意。

躺在床板上的人,双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血红。

她盯着头顶的水泥棚顶。

“你错了。”

而后转过目光,落在男人的脸上,语气淡漠地道:“该摇尾乞怜的,从来不是我。”

乔肆远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怖的东西一般。

身体肌肉一瞬间僵硬不能动,他额头上青筋突突的直跳,显然身体在用力,却发现自己动不了分毫。

他嘴唇颤抖,心内那种渗人的感觉根本驱散不出去,可是他的眼里又带着狂喜。

“你终于露出这幅模样了。”

乔肆远听到过岳天描述那晚的情形。

他既然敢亲自“绑架”陆琼七,对她的能力已经摸过底,自己也做了充分的准备。

“来人,快来人!”

乔肆远本来清润的声音都变得尖利起来。

陆琼七眯了眯眼,眸中的凶光四射。

乔肆远变得更加兴奋:“琼七,你以为我绑架你只是为了威胁陆斩言吗,你知不知道你很有研究价值啊,你的先天性心脏病好像已经奇迹地痊愈了,你又连着办了这多起案子,那么多穷凶极恶的坏人都被你制服,我真的很想研究研究,你是基因变异还是能力觉醒?”

说着说着,乔肆远的身体忽然不再僵硬,他向后跌了几步,用手扶住墙面,发现他的手脚又可以恢复活动。

另一边,陆琼七的喘息开始变得急促。

她方才身体运起的灵力开始消散,乔肆远给她注射的到底是什么邪门的药,竟然能控制她这么久。

“这是一款镇静安定缓释注射液,最新研究出来的,越强的人效果越明显。”

乔肆远刚才见识过她露了这么一手,心有余悸,他打开放在地面的一个黑色皮箱,从里边掏出几支药剂。

“没想到,之前给你打了十毫升,你还这么有活力,是我小瞧你了。”

乔肆远熟练地打碎安瓶,拿着吸了药液的针管,还有几只采血管,逼近陆琼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