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泡泡中文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八十五章 不能拆散

第八十五章 不能拆散

越来越不懂的规矩了,是谁允许你在这里偷听本师和你师妹谈话的?

言心并没有收敛的意思,她从环门上慢慢的向魏纤尘的方向走来,惊艳的容貌非常具有攻击性,咄咄逼人美的异常。

她狠狠地看了言南一眼,当着魏纤尘的面用力的打了言南一巴掌。

“师尊遭受巫毒反噬的时候你在哪里?你把秦婆婆弄丢不回来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

“现在你居然叫师尊主动争取那个贱人,让师尊亲自去梁府看她,你居心何在。”

“你是否是想让梁思宽和师尊为了这个贱人两虎相斗,梁思宽死不足惜,难道师尊不会受伤吗?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我们这么十多年的筹划就要为了一个女子毁于一旦吗?”

言心拔出长剑说:

“你有这种想法就该死,师尊的亲娘还被国主做为人质关押起来。”

“在这个节骨眼之上,你居然让师尊去找莫采英像她表达爱意,你说你是不是该死?”

言心太过于激动,她已经忘记了身边还有魏纤尘的存在,一切让魏纤尘去接近采英的人都该死。

魏纤尘用中指和拇指捏一颗钢珠弹出去打断了言心落在言南脖子上的长剑,剑片断成两段落在点苍石的地板上~

“现在你知道用钢珠,那么那日你为什么用你娘亲的耳珰,那可是师尊你娘的东西,打碎就没有了,难道师尊的娘还没有莫采英重要吗?”

虽然言心的剑落在了言南的脖子上,言南也知道言心和魏纤尘和有一层肉体关系,但是她知道魏纤尘从来不爱言心,此刻言心说的话,让言南不由的为她捏了一把汗。

但是魏纤尘却没有发火,只是喃喃的说:

“放肆,言心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最近你的反应太过激了,应该好好反省反省了。”

“怎么反省?这是被你逼的,被师尊你逼的。”言心嘶吼的说。

“你要看清楚你的身份,你是和本师在一起,但是本师除了说过事成后记你一功,从来没有对你做出任何承诺。”

“但是有一点你要牢记,不要再做出任何事伤害莫采英分毫,否则本师的身边容不下你。”

“你要杀了我吗?我从齧齿国一路跟随师尊过来,那时师尊十五岁,而我和言南只有十岁左右,开始来的几年我们三人相依为命,容易吗?”

“莫采英那个贱人才和师尊认识几日,她和师尊才见过几次面,说过几次话。”

“她有什么好的,有言心美吗?有言心那么爱你吗?你和莫采英生生世世都不可能在一起……”

魏纤尘闭上眼睛淡淡的说:

“没有,什么都没有,她或许哪里都不如你……”

“我从来没有忘记你们两个和本师一起走到现在是多么的不容易,但是~现在本师头疼,你们都下去。”

言心心里的事情似乎还没有抒发完全,言南拉了她让她退下,不要惹怒了魏纤尘。

“师姐,言南出去了,不要再惹怒师尊了!”

“去哪里,又去看莫采英那个贱人,送~卷心露~吗?不要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以我看不去也罢,或者把卷心露给我,让世界代替你去。”

言心去抢言南手里的卷心露。

言南敏捷的闪开。

“师姐你不要再这样了,言南全是为了你好,师尊是不会让你去见采英的,我知道你非常爱师尊,但爱是建立在互相的份上的。”

“这个世界上你可以拼命得到的东西很多,豁出去性命就可以办得到,但是爱情却恰好相反,有的时候你越用力得到的越少,最后甚至失去。”

言心迅速打断她,说:

“你说的对,爱是相互的,哪怕是我对师尊的不相互,师尊对莫采英的不相互,师尊永远不会爱我,莫采英也永远不会爱师尊。”

“呵~~呵~呵~”言心想到此处失声大笑起来,随后又伤心的大哭。

“你怎么又来了?”

“不怕大司马烦吗?”

“一月之间你来了几次了?”

“还是我大娘通情达理,让你进来,要是换做我才不让你进来哩。”梁少成把言南堵在门口说什么也不让进去。

“你以为我想来吗?是师尊让我带卷心露给采英姑娘的,这药珍贵的不得了,让开!”

“我看不是大司马不让就去,是你这个小喽啰不让我进去。”

“谁是小喽啰,我堂堂司马府的公子,现在又是大司马的手下,你敢说我是小喽啰?”

“要么来比试一下,看谁的刀快?”

“谁有空和你比试,一个大男子找女子比试,也不害臊吗?”

“你让我进去看看采英姑娘!我今日不想和你争嘴。”

梁少成把剑横在言南面前,表示不让其进来,恰好廖氏经过。

“我儿,让言南姑娘进来,她虽是魏纤尘的手下,但是没有恶意,三番五次送药来给采英,采英吃了她的药才起效那么快。”

言南把脸撇去一边,不想看廖氏。

“哟,这个小妮子还记仇的很,不就是踢了你一脚吗?还记我到现在,那天我不是看你年轻下手还要更重哩。”

“那晚你蒙着脸,没想到面罩之下还有这么一副清水出芙蓉的样子。”

“我听采英在那个什么~志广~什么书上说你们齧齿国的女子不洗头不洗澡,把裹脚布缠在头上,头发里面都生虱子,住在岩洞子里。”

“怎么你不是这幅打扮?”

“长的不比我们南明朝的女子难看,妮子,你过来让我看看你手臂上有没有鸟翅,腿上有没有鱼鳞啊?”

廖氏走上去要掀开言南的手臂看清楚,言南往后退了几步。

“好无礼的一家人,一个不让我进门,一个不由分说的讽刺挖苦我们齧齿国的人,还要过来掀我的衣袖。”

廖氏把食指竖起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说:

“你们是齧齿国的人,可只有我们梁家人知道,我们说好了彼此保护秘密,你这么大声想让谁听见?”

言南无语的很,一脸茫然说:

“到底是谁刚才那么大声的说~齧齿国~三个字,看来你们不仅仅无理,还很健忘。”

廖氏嘻嘻的笑了几声,让梁少成放言南进去了。

采英看见言南进来了,表情冷冷的。

“魏纤尘给的药却是好用,但是日后不用再送了,是他害死了我的哥儿,思宽的蛊是他下的,我的伤也是拜他所赐。”

“采英姑娘,你知道我们师尊最不想你有事的,你知道他为你付出了什么吗?你的心难道一点也不知?”

“这里是梁府,我是梁司马的妻,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你跑来司马府说这些干什么?”

“他是什么心和我莫采英有什么关系?”

“你今天来就是说这些,那么请你回去。”

言南轻轻笑了一声,叹息不止。

“原来师尊说的都是真的,但是采英姑娘师尊也有自己的难处,当家国和个人利益相互碰撞之时,师尊是能放弃他所要的一切。”

“不管师尊对所有人都是冷血残忍的,但是对采英姑娘你师尊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给你呢。”

“言南看见司马夫人好了,就放心了,这个卷心露夫人留着,这是言南最后一次代替师尊来看夫人了,夫人不欢迎我们,言南告辞了。”

梁思宽在门外已经久站,看见言南倒是不像采英那样冷漠。

“又来替你们魏师送药了啊,这么关心我的夫人吗?”

“替我多些魏师,治好我的巫毒又给我梁思宽的夫人送了来那么名贵的药。”

言南听得出梁思宽的语起虽然比采英好,但是一字一句都在宣告采英是他梁思宽一人的,谁也别想抢走。

“司马大人,你别太得意~我们来日放长,这次相互都有对方的把柄,不过打了个平手而已。”

“时间久了,任何事情,任何人都会变的!言南告辞了,大司马和夫人慢慢亲热吧。”

采英看见梁思宽来眼神立马变的柔和起来,靠在梁思宽的肩上。

“思宽知道吗?我们可能要去末河了,皇后娘娘试探的问过我了。”

“是我要去,你跟去做什么?我虽是个练武的,但是从没正式出过兵,一切都才刚开始,我如何保证你的安危?”

“我不管,你不让我去,我就死给你看。”采英说。

“你可别死啊,不仅我的心要伤的透透的,连宫里的魏师也要喘不上一口气,你可真是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啊。”

“我梁思宽已经算的上南明朝无论诗书还是魄力都是数一数二的男子对你都这样倾心,无可奈何,现在又多了个实例和我想当的魏师,对你也是情愫暗生。”

“他恨不得一刀杀了我,为了你也心甘情愿的愿意救我。”

“还叫他的收下三番五次来看你,这番心意你还不明白吗?莫采英。”

梁思宽说着说着,心里吃起干醋来,把采英一把抱住,一口含住采英的嘴唇,说:

“我不准你做出对不起你夫君我的事情,你永远是属于我梁思宽一个人的,谁要是抢走你,我就杀了谁。”

采英享受梁思宽带给她的湿润,享受着梁思宽霸道的宣誓主权,她低头浅笑,两个小梨涡明显的不得了。

“思宽,我要生生世世和你永远在一起,谁也不能拆撒我们!”

梁少成把剑横在言南面前,表示不让其进来,恰好廖氏经过。

“我儿,让言南姑娘进来,她虽是魏纤尘的手下,但是没有恶意,三番五次送药来给采英,采英吃了她的药才起效那么快。”

言南把脸撇去一边,不想看廖氏。

“哟,这个小妮子还记仇的很,不就是踢了你一脚吗?还记我到现在,那天我不是看你年轻下手还要更重哩。”

“那晚你蒙着脸,没想到面罩之下还有这么一副清水出芙蓉的样子。”

“我听采英在那个什么~志广~什么书上说你们齧齿国的女子不洗头不洗澡,把裹脚布缠在头上,头发里面都生虱子,住在岩洞子里。”

“怎么你不是这幅打扮?”

“长的不比我们南明朝的女子难看,妮子,你过来让我看看你手臂上有没有鸟翅,腿上有没有鱼鳞啊?”

廖氏走上去要掀开言南的手臂看清楚,言南往后退了几步。

“好无礼的一家人,一个不让我进门,一个不由分说的讽刺挖苦我们齧齿国的人,还要过来掀我的衣袖。”

廖氏把食指竖起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说:

“你们是齧齿国的人,可只有我们梁家人知道,我们说好了彼此保护秘密,你这么大声想让谁听见?”

言南无语的很,一脸茫然说:

“到底是谁刚才那么大声的说~齧齿国~三个字,看来你们不仅仅无理,还很健忘。”

廖氏嘻嘻的笑了几声,让梁少成放言南进去了。

采英看见言南进来了,表情冷冷的。

“魏纤尘给的药却是好用,但是日后不用再送了,是他害死了我的哥儿,思宽的蛊是他下的,我的伤也是拜他所赐。”

“采英姑娘,你知道我们师尊最不想你有事的,你知道他为你付出了什么吗?你的心难道一点也不知?”

“这里是梁府,我是梁司马的妻,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你跑来司马府说这些干什么?”

“他是什么心和我莫采英有什么关系?”

“你今天来就是说这些,那么请你回去。”

言南轻轻笑了一声,叹息不止。

“原来师尊说的都是真的,但是采英姑娘师尊也有自己的难处,当家国和个人利益相互碰撞之时,师尊是能放弃他所要的一切。”

“不管师尊对所有人都是冷血残忍的,但是对采英姑娘你师尊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给你呢。”

“言南看见司马夫人好了,就放心了,这个卷心露夫人留着,这是言南最后一次代替师尊来看夫人了,夫人不欢迎我们,言南告辞了。”

梁思宽在门外已经久站,看见言南倒是不像采英那样冷漠。

“又来替你们魏师送药了啊,这么关心我的夫人吗?”

“替我多些魏师,治好我的巫毒又给我梁思宽的夫人送了来那么名贵的药。”

言南听得出梁思宽的语起虽然比采英好,但是一字一句都在宣告采英是他梁思宽一人的,谁也别想抢走。

“司马大人,你别太得意~我们来日放长,这次相互都有对方的把柄,不过打了个平手而已。”

“时间久了,任何事情,任何人都会变的!言南告辞了,大司马和夫人慢慢亲热吧。”

采英看见梁思宽来眼神立马变的柔和起来,靠在梁思宽的肩上。

“思宽知道吗?我们可能要去末河了,皇后娘娘试探的问过我了。”

“是我要去,你跟去做什么?我虽是个练武的,但是从没正式出过兵,一切都才刚开始,我如何保证你的安危?”

“我不管,你不让我去,我就死给你看。”采英说。

“你可别死啊,不仅我的心要伤的透透的,连宫里的魏师也要喘不上一口气,你可真是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啊。”

“我梁思宽已经算的上南明朝无论诗书还是魄力都是数一数二的男子对你都这样倾心,无可奈何,现在又多了个实例和我想当的魏师,对你也是情愫暗生。”

“他恨不得一刀杀了我,为了你也心甘情愿的愿意救我。”

“还叫他的收下三番五次来看你,这番心意你还不明白吗?莫采英。”

梁思宽说着说着,心里吃起干醋来,把采英一把抱住,一口含住采英的嘴唇,说:

“我不准你做出对不起你夫君我的事情,你永远是属于我梁思宽一个人的,谁要是抢走你,我就杀了谁。”

采英享受梁思宽带给她的湿润,享受着梁思宽霸道的宣誓主权,她低头浅笑,两个小梨涡明显的不得了。

“思宽,我要生生世世和你永远在一起,谁也不能拆撒我们!”

梁少成把剑横在言南面前,表示不让其进来,恰好廖氏经过。

“我儿,让言南姑娘进来,她虽是魏纤尘的手下,但是没有恶意,三番五次送药来给采英,采英吃了她的药才起效那么快。”

言南把脸撇去一边,不想看廖氏。

“哟,这个小妮子还记仇的很,不就是踢了你一脚吗?还记我到现在,那天我不是看你年轻下手还要更重哩。”

“那晚你蒙着脸,没想到面罩之下还有这么一副清水出芙蓉的样子。”

“我听采英在那个什么~志广~什么书上说你们齧齿国的女子不洗头不洗澡,把裹脚布缠在头上,头发里面都生虱子,住在岩洞子里。”

“怎么你不是这幅打扮?”

“长的不比我们南明朝的女子难看,妮子,你过来让我看看你手臂上有没有鸟翅,腿上有没有鱼鳞啊?”

廖氏走上去要掀开言南的手臂看清楚,言南往后退了几步。

“好无礼的一家人,一个不让我进门,一个不由分说的讽刺挖苦我们齧齿国的人,还要过来掀我的衣袖。”

廖氏把食指竖起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说:

“你们是齧齿国的人,可只有我们梁家人知道,我们说好了彼此保护秘密,你这么大声想让谁听见?”

言南无语的很,一脸茫然说:

“到底是谁刚才那么大声的说~齧齿国~三个字,看来你们不仅仅无理,还很健忘。”

廖氏嘻嘻的笑了几声,让梁少成放言南进去了。

采英看见言南进来了,表情冷冷的。

“魏纤尘给的药却是好用,但是日后不用再送了,是他害死了我的哥儿,思宽的蛊是他下的,我的伤也是拜他所赐。”

“采英姑娘,你知道我们师尊最不想你有事的,你知道他为你付出了什么吗?你的心难道一点也不知?”

“这里是梁府,我是梁司马的妻,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你跑来司马府说这些干什么?”

“他是什么心和我莫采英有什么关系?”

“你今天来就是说这些,那么请你回去。”

言南轻轻笑了一声,叹息不止。

“原来师尊说的都是真的,但是采英姑娘师尊也有自己的难处,当家国和个人利益相互碰撞之时,师尊是能放弃他所要的一切。”

“不管师尊对所有人都是冷血残忍的,但是对采英姑娘你师尊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给你呢。”

“言南看见司马夫人好了,就放心了,这个卷心露夫人留着,这是言南最后一次代替师尊来看夫人了,夫人不欢迎我们,言南告辞了。”

梁思宽在门外已经久站,看见言南倒是不像采英那样冷漠。

“又来替你们魏师送药了啊,这么关心我的夫人吗?”

“替我多些魏师,治好我的巫毒又给我梁思宽的夫人送了来那么名贵的药。”

言南听得出梁思宽的语起虽然比采英好,但是一字一句都在宣告采英是他梁思宽一人的,谁也别想抢走。

“司马大人,你别太得意~我们来日放长,这次相互都有对方的把柄,不过打了个平手而已。”

“时间久了,任何事情,任何人都会变的!言南告辞了,大司马和夫人慢慢亲热吧。”

采英看见梁思宽来眼神立马变的柔和起来,靠在梁思宽的肩上。

“思宽知道吗?我们可能要去末河了,皇后娘娘试探的问过我了。”

“是我要去,你跟去做什么?我虽是个练武的,但是从没正式出过兵,一切都才刚开始,我如何保证你的安危?”

“我不管,你不让我去,我就死给你看。”采英说。

“你可别死啊,不仅我的心要伤的透透的,连宫里的魏师也要喘不上一口气,你可真是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啊。”

“我梁思宽已经算的上南明朝无论诗书还是魄力都是数一数二的男子对你都这样倾心,无可奈何,现在又多了个实例和我想当的魏师,对你也是情愫暗生。”

“他恨不得一刀杀了我,为了你也心甘情愿的愿意救我。”

“还叫他的收下三番五次来看你,这番心意你还不明白吗?莫采英。”

梁思宽说着说着,心里吃起干醋来,把采英一把抱住,一口含住采英的嘴唇,说:

“我不准你做出对不起你夫君我的事情,你永远是属于我梁思宽一个人的,谁要是抢走你,我就杀了谁。”

采英享受梁思宽带给她的湿润,享受着梁思宽霸道的宣誓主权,她低头浅笑,两个小梨涡明显的不得了。

“思宽,我要生生世世和你永远在一起,谁也不能拆撒我们!”

梁少成把剑横在言南面前,表示不让其进来,恰好廖氏经过。

“我儿,让言南姑娘进来,她虽是魏纤尘的手下,但是没有恶意,三番五次送药来给采英,采英吃了她的药才起效那么快。”

言南把脸撇去一边,不想看廖氏。

“哟,这个小妮子还记仇的很,不就是踢了你一脚吗?还记我到现在,那天我不是看你年轻下手还要更重哩。”

“那晚你蒙着脸,没想到面罩之下还有这么一副清水出芙蓉的样子。”

“我听采英在那个什么~志广~什么书上说你们齧齿国的女子不洗头不洗澡,把裹脚布缠在头上,头发里面都生虱子,住在岩洞子里。”

“怎么你不是这幅打扮?”

“长的不比我们南明朝的女子难看,妮子,你过来让我看看你手臂上有没有鸟翅,腿上有没有鱼鳞啊?”

廖氏走上去要掀开言南的手臂看清楚,言南往后退了几步。

“好无礼的一家人,一个不让我进门,一个不由分说的讽刺挖苦我们齧齿国的人,还要过来掀我的衣袖。”

廖氏把食指竖起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说:

“你们是齧齿国的人,可只有我们梁家人知道,我们说好了彼此保护秘密,你这么大声想让谁听见?”

言南无语的很,一脸茫然说:

“到底是谁刚才那么大声的说~齧齿国~三个字,看来你们不仅仅无理,还很健忘。”

廖氏嘻嘻的笑了几声,让梁少成放言南进去了。

采英看见言南进来了,表情冷冷的。

“魏纤尘给的药却是好用,但是日后不用再送了,是他害死了我的哥儿,思宽的蛊是他下的,我的伤也是拜他所赐。”

“采英姑娘,你知道我们师尊最不想你有事的,你知道他为你付出了什么吗?你的心难道一点也不知?”

“这里是梁府,我是梁司马的妻,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你跑来司马府说这些干什么?”

“他是什么心和我莫采英有什么关系?”

“你今天来就是说这些,那么请你回去。”

言南轻轻笑了一声,叹息不止。

“原来师尊说的都是真的,但是采英姑娘师尊也有自己的难处,当家国和个人利益相互碰撞之时,师尊是能放弃他所要的一切。”

“不管师尊对所有人都是冷血残忍的,但是对采英姑娘你师尊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给你呢。”

“言南看见司马夫人好了,就放心了,这个卷心露夫人留着,这是言南最后一次代替师尊来看夫人了,夫人不欢迎我们,言南告辞了。”

梁思宽在门外已经久站,看见言南倒是不像采英那样冷漠。

“又来替你们魏师送药了啊,这么关心我的夫人吗?”

“替我多些魏师,治好我的巫毒又给我梁思宽的夫人送了来那么名贵的药。”

言南听得出梁思宽的语起虽然比采英好,但是一字一句都在宣告采英是他梁思宽一人的,谁也别想抢走。

“司马大人,你别太得意~我们来日放长,这次相互都有对方的把柄,不过打了个平手而已。”

“时间久了,任何事情,任何人都会变的!言南告辞了,大司马和夫人慢慢亲热吧。”

采英看见梁思宽来眼神立马变的柔和起来,靠在梁思宽的肩上。

“思宽知道吗?我们可能要去末河了,皇后娘娘试探的问过我了。”

“是我要去,你跟去做什么?我虽是个练武的,但是从没正式出过兵,一切都才刚开始,我如何保证你的安危?”

“我不管,你不让我去,我就死给你看。”采英说。

“你可别死啊,不仅我的心要伤的透透的,连宫里的魏师也要喘不上一口气,你可真是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啊。”

“我梁思宽已经算的上南明朝无论诗书还是魄力都是数一数二的男子对你都这样倾心,无可奈何,现在又多了个实例和我想当的魏师,对你也是情愫暗生。”

“他恨不得一刀杀了我,为了你也心甘情愿的愿意救我。”

“还叫他的收下三番五次来看你,这番心意你还不明白吗?莫采英。”

梁思宽说着说着,心里吃起干醋来,把采英一把抱住,一口含住采英的嘴唇,说:

“我不准你做出对不起你夫君我的事情,你永远是属于我梁思宽一个人的,谁要是抢走你,我就杀了谁。”

采英享受梁思宽带给她的湿润,享受着梁思宽霸道的宣誓主权,她低头浅笑,两个小梨涡明显的不得了。

“思宽,我要生生世世和你永远在一起,谁也不能拆撒我们!”

梁少成把剑横在言南面前,表示不让其进来,恰好廖氏经过。

“我儿,让言南姑娘进来,她虽是魏纤尘的手下,但是没有恶意,三番五次送药来给采英,采英吃了她的药才起效那么快。”

言南把脸撇去一边,不想看廖氏。

“哟,这个小妮子还记仇的很,不就是踢了你一脚吗?还记我到现在,那天我不是看你年轻下手还要更重哩。”

“那晚你蒙着脸,没想到面罩之下还有这么一副清水出芙蓉的样子。”

“我听采英在那个什么~志广~什么书上说你们齧齿国的女子不洗头不洗澡,把裹脚布缠在头上,头发里面都生虱子,住在岩洞子里。”

“怎么你不是这幅打扮?”

“长的不比我们南明朝的女子难看,妮子,你过来让我看看你手臂上有没有鸟翅,腿上有没有鱼鳞啊?”

廖氏走上去要掀开言南的手臂看清楚,言南往后退了几步。

“好无礼的一家人,一个不让我进门,一个不由分说的讽刺挖苦我们齧齿国的人,还要过来掀我的衣袖。”

廖氏把食指竖起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说:

“你们是齧齿国的人,可只有我们梁家人知道,我们说好了彼此保护秘密,你这么大声想让谁听见?”

言南无语的很,一脸茫然说:

“到底是谁刚才那么大声的说~齧齿国~三个字,看来你们不仅仅无理,还很健忘。”

廖氏嘻嘻的笑了几声,让梁少成放言南进去了。

采英看见言南进来了,表情冷冷的。

“魏纤尘给的药却是好用,但是日后不用再送了,是他害死了我的哥儿,思宽的蛊是他下的,我的伤也是拜他所赐。”

“采英姑娘,你知道我们师尊最不想你有事的,你知道他为你付出了什么吗?你的心难道一点也不知?”

“这里是梁府,我是梁司马的妻,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你跑来司马府说这些干什么?”

“他是什么心和我莫采英有什么关系?”

“你今天来就是说这些,那么请你回去。”

言南轻轻笑了一声,叹息不止。

“原来师尊说的都是真的,但是采英姑娘师尊也有自己的难处,当家国和个人利益相互碰撞之时,师尊是能放弃他所要的一切。”

“不管师尊对所有人都是冷血残忍的,但是对采英姑娘你师尊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给你呢。”

“言南看见司马夫人好了,就放心了,这个卷心露夫人留着,这是言南最后一次代替师尊来看夫人了,夫人不欢迎我们,言南告辞了。”

梁思宽在门外已经久站,看见言南倒是不像采英那样冷漠。

“又来替你们魏师送药了啊,这么关心我的夫人吗?”

“替我多些魏师,治好我的巫毒又给我梁思宽的夫人送了来那么名贵的药。”

言南听得出梁思宽的语起虽然比采英好,但是一字一句都在宣告采英是他梁思宽一人的,谁也别想抢走。

“司马大人,你别太得意~我们来日放长,这次相互都有对方的把柄,不过打了个平手而已。”

“时间久了,任何事情,任何人都会变的!言南告辞了,大司马和夫人慢慢亲热吧。”

采英看见梁思宽来眼神立马变的柔和起来,靠在梁思宽的肩上。

“思宽知道吗?我们可能要去末河了,皇后娘娘试探的问过我了。”

“是我要去,你跟去做什么?我虽是个练武的,但是从没正式出过兵,一切都才刚开始,我如何保证你的安危?”

“我不管,你不让我去,我就死给你看。”采英说。

“你可别死啊,不仅我的心要伤的透透的,连宫里的魏师也要喘不上一口气,你可真是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啊。”

“我梁思宽已经算的上南明朝无论诗书还是魄力都是数一数二的男子对你都这样倾心,无可奈何,现在又多了个实例和我想当的魏师,对你也是情愫暗生。”

“他恨不得一刀杀了我,为了你也心甘情愿的愿意救我。”

“还叫他的收下三番五次来看你,这番心意你还不明白吗?莫采英。”

梁思宽说着说着,心里吃起干醋来,把采英一把抱住,一口含住采英的嘴唇,说:

“我不准你做出对不起你夫君我的事情,你永远是属于我梁思宽一个人的,谁要是抢走你,我就杀了谁。”

采英享受梁思宽带给她的湿润,享受着梁思宽霸道的宣誓主权,她低头浅笑,两个小梨涡明显的不得了。

“思宽,我要生生世世和你永远在一起,谁也不能拆撒我们!”

梁少成把剑横在言南面前,表示不让其进来,恰好廖氏经过。

“我儿,让言南姑娘进来,她虽是魏纤尘的手下,但是没有恶意,三番五次送药来给采英,采英吃了她的药才起效那么快。”

言南把脸撇去一边,不想看廖氏。

“哟,这个小妮子还记仇的很,不就是踢了你一脚吗?还记我到现在,那天我不是看你年轻下手还要更重哩。”

“那晚你蒙着脸,没想到面罩之下还有这么一副清水出芙蓉的样子。”

“我听采英在那个什么~志广~什么书上说你们齧齿国的女子不洗头不洗澡,把裹脚布缠在头上,头发里面都生虱子,住在岩洞子里。”

“怎么你不是这幅打扮?”

“长的不比我们南明朝的女子难看,妮子,你过来让我看看你手臂上有没有鸟翅,腿上有没有鱼鳞啊?”

廖氏走上去要掀开言南的手臂看清楚,言南往后退了几步。

“好无礼的一家人,一个不让我进门,一个不由分说的讽刺挖苦我们齧齿国的人,还要过来掀我的衣袖。”

廖氏把食指竖起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说:

“你们是齧齿国的人,可只有我们梁家人知道,我们说好了彼此保护秘密,你这么大声想让谁听见?”

言南无语的很,一脸茫然说:

“到底是谁刚才那么大声的说~齧齿国~三个字,看来你们不仅仅无理,还很健忘。”

廖氏嘻嘻的笑了几声,让梁少成放言南进去了。

采英看见言南进来了,表情冷冷的。

“魏纤尘给的药却是好用,但是日后不用再送了,是他害死了我的哥儿,思宽的蛊是他下的,我的伤也是拜他所赐。”

“采英姑娘,你知道我们师尊最不想你有事的,你知道他为你付出了什么吗?你的心难道一点也不知?”

“这里是梁府,我是梁司马的妻,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你跑来司马府说这些干什么?”

“他是什么心和我莫采英有什么关系?”

“你今天来就是说这些,那么请你回去。”

言南轻轻笑了一声,叹息不止。

“原来师尊说的都是真的,但是采英姑娘师尊也有自己的难处,当家国和个人利益相互碰撞之时,师尊是能放弃他所要的一切。”

“不管师尊对所有人都是冷血残忍的,但是对采英姑娘你师尊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给你呢。”

“言南看见司马夫人好了,就放心了,这个卷心露夫人留着,这是言南最后一次代替师尊来看夫人了,夫人不欢迎我们,言南告辞了。”

梁思宽在门外已经久站,看见言南倒是不像采英那样冷漠。

“又来替你们魏师送药了啊,这么关心我的夫人吗?”

“替我多些魏师,治好我的巫毒又给我梁思宽的夫人送了来那么名贵的药。”

言南听得出梁思宽的语起虽然比采英好,但是一字一句都在宣告采英是他梁思宽一人的,谁也别想抢走。

“司马大人,你别太得意~我们来日放长,这次相互都有对方的把柄,不过打了个平手而已。”

“时间久了,任何事情,任何人都会变的!言南告辞了,大司马和夫人慢慢亲热吧。”

采英看见梁思宽来眼神立马变的柔和起来,靠在梁思宽的肩上。

“思宽知道吗?我们可能要去末河了,皇后娘娘试探的问过我了。”

“是我要去,你跟去做什么?我虽是个练武的,但是从没正式出过兵,一切都才刚开始,我如何保证你的安危?”

“我不管,你不让我去,我就死给你看。”采英说。

“你可别死啊,不仅我的心要伤的透透的,连宫里的魏师也要喘不上一口气,你可真是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啊。”

“我梁思宽已经算的上南明朝无论诗书还是魄力都是数一数二的男子对你都这样倾心,无可奈何,现在又多了个实例和我想当的魏师,对你也是情愫暗生。”

“他恨不得一刀杀了我,为了你也心甘情愿的愿意救我。”

“还叫他的收下三番五次来看你,这番心意你还不明白吗?莫采英。”

梁思宽说着说着,心里吃起干醋来,把采英一把抱住,一口含住采英的嘴唇,说:

“我不准你做出对不起你夫君我的事情,你永远是属于我梁思宽一个人的,谁要是抢走你,我就杀了谁。”

采英享受梁思宽带给她的湿润,享受着梁思宽霸道的宣誓主权,她低头浅笑,两个小梨涡明显的不得了。

“思宽,我要生生世世和你永远在一起,谁也不能拆撒我们!”

梁少成把剑横在言南面前,表示不让其进来,恰好廖氏经过。

“我儿,让言南姑娘进来,她虽是魏纤尘的手下,但是没有恶意,三番五次送药来给采英,采英吃了她的药才起效那么快。”

言南把脸撇去一边,不想看廖氏。

“哟,这个小妮子还记仇的很,不就是踢了你一脚吗?还记我到现在,那天我不是看你年轻下手还要更重哩。”

“那晚你蒙着脸,没想到面罩之下还有这么一副清水出芙蓉的样子。”

“我听采英在那个什么~志广~什么书上说你们齧齿国的女子不洗头不洗澡,把裹脚布缠在头上,头发里面都生虱子,住在岩洞子里。”

“怎么你不是这幅打扮?”

“长的不比我们南明朝的女子难看,妮子,你过来让我看看你手臂上有没有鸟翅,腿上有没有鱼鳞啊?”

廖氏走上去要掀开言南的手臂看清楚,言南往后退了几步。

“好无礼的一家人,一个不让我进门,一个不由分说的讽刺挖苦我们齧齿国的人,还要过来掀我的衣袖。”

廖氏把食指竖起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说:

“你们是齧齿国的人,可只有我们梁家人知道,我们说好了彼此保护秘密,你这么大声想让谁听见?”

言南无语的很,一脸茫然说:

“到底是谁刚才那么大声的说~齧齿国~三个字,看来你们不仅仅无理,还很健忘。”

廖氏嘻嘻的笑了几声,让梁少成放言南进去了。

采英看见言南进来了,表情冷冷的。

“魏纤尘给的药却是好用,但是日后不用再送了,是他害死了我的哥儿,思宽的蛊是他下的,我的伤也是拜他所赐。”

“采英姑娘,你知道我们师尊最不想你有事的,你知道他为你付出了什么吗?你的心难道一点也不知?”

“这里是梁府,我是梁司马的妻,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你跑来司马府说这些干什么?”

“他是什么心和我莫采英有什么关系?”

“你今天来就是说这些,那么请你回去。”

言南轻轻笑了一声,叹息不止。

“原来师尊说的都是真的,但是采英姑娘师尊也有自己的难处,当家国和个人利益相互碰撞之时,师尊是能放弃他所要的一切。”

“不管师尊对所有人都是冷血残忍的,但是对采英姑娘你师尊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给你呢。”

“言南看见司马夫人好了,就放心了,这个卷心露夫人留着,这是言南最后一次代替师尊来看夫人了,夫人不欢迎我们,言南告辞了。”

梁思宽在门外已经久站,看见言南倒是不像采英那样冷漠。

“又来替你们魏师送药了啊,这么关心我的夫人吗?”

“替我多些魏师,治好我的巫毒又给我梁思宽的夫人送了来那么名贵的药。”

言南听得出梁思宽的语起虽然比采英好,但是一字一句都在宣告采英是他梁思宽一人的,谁也别想抢走。

“司马大人,你别太得意~我们来日放长,这次相互都有对方的把柄,不过打了个平手而已。”

“时间久了,任何事情,任何人都会变的!言南告辞了,大司马和夫人慢慢亲热吧。”

采英看见梁思宽来眼神立马变的柔和起来,靠在梁思宽的肩上。

“思宽知道吗?我们可能要去末河了,皇后娘娘试探的问过我了。”

“是我要去,你跟去做什么?我虽是个练武的,但是从没正式出过兵,一切都才刚开始,我如何保证你的安危?”

“我不管,你不让我去,我就死给你看。”采英说。

“你可别死啊,不仅我的心要伤的透透的,连宫里的魏师也要喘不上一口气,你可真是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啊。”

“我梁思宽已经算的上南明朝无论诗书还是魄力都是数一数二的男子对你都这样倾心,无可奈何,现在又多了个实例和我想当的魏师,对你也是情愫暗生。”

“他恨不得一刀杀了我,为了你也心甘情愿的愿意救我。”

“还叫他的收下三番五次来看你,这番心意你还不明白吗?莫采英。”

梁思宽说着说着,心里吃起干醋来,把采英一把抱住,一口含住采英的嘴唇,说:

“我不准你做出对不起你夫君我的事情,你永远是属于我梁思宽一个人的,谁要是抢走你,我就杀了谁。”

采英享受梁思宽带给她的湿润,享受着梁思宽霸道的宣誓主权,她低头浅笑,两个小梨涡明显的不得了。

“思宽,我要生生世世和你永远在一起,谁也不能拆撒我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