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泡泡中文网 > 白夜寻欢 > 第75章 是什么来路?

第75章 是什么来路?

安芸的谩骂如同一场风暴,肆意发泄之后,她的心情似乎得到了某种解脱,转身离去,留给薛然一个冷漠而决绝的背影。

而薛然,拳头紧握,唇边渗出一丝血迹,那是自尊被践踏后的无声抗议。

她知道,金钱并非衡量一切的标准,而她所遭受的一切,总有一天会以另一种形式,让安芸亲身体验到尊严被践踏的痛苦。

正当她沉浸在自我疗愈的痛苦之中,未曾预料到,生活的转机竟悄然降临。

为了偿还高额的信用卡债务,她不得不白天工作,夜晚还要在那些灯火阑珊的会所里加班加点,虽然辛苦,但至少那里的收入能够让她看到一丝希望的曙光。

更让她感到惊异的是,安芸的父亲——那位在商界颇有名望的安振山,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并不起眼的会所之中。

回想起上次拜访安宅时的场景,薛然对于这位中年男子并不感到陌生,他的身影在记忆中依然清晰。

安振山带着几位朋友踏入会所,心中怀揣着一丝渺茫的希望,期盼着这些多年相交的挚友能够伸出援手,帮助他度过公司面临的财务危机。

然而,现实总是那么不尽如人意,每位朋友都面露难色,各自诉说着自己的困境,最终,安振山只能无奈地接受一无所获的结果。

公司的财务部门频繁来电催促债务,合作伙伴的电话也是一个接一个,追问着迟迟未付的尾款,面对这接踵而至的压力,安振山索性关闭了手机,仿佛这样就能暂时隔离外界的纷扰,给自己一片短暂的宁静。

几杯酒下肚,气氛逐渐变得有些沉重,这时,一位身着整洁制服的服务员轻轻走近,声音中带着一丝不确定:“请问,您是安振山安先生吗?”

安振山微微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女孩,试图在记忆中寻找她的影子。

薛然见状,连忙自我介绍:“我是小芸的同学,薛然,以前在您家的宴会上见过一面。”

安振山的记忆虽然有些模糊,但还是礼貌地点了点头,表示了认可。

察觉到安振山眉宇间难以掩饰的忧虑,薛然主动提议:“安叔叔,您看起来有些疲惫,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我学过一些基础的按摩手法,要不要我帮您缓解一下?”

安振山没有拒绝,这段时间的重压让他身心俱疲,确实需要一点放松。

薛然的按摩手法熟练且温柔,让安振山感到颇为舒适,半晌之后,他开口问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工作呢?”

薛然轻轻一笑,回答道:“家里最近有些困难,我得自己挣学费和生活费。”

安振山的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与之相比,安芸整日沉浸在享乐之中,对家里的经济状况似乎毫不在意,肆意挥霍。

心情愈发沉重,安振山又独自饮下了几杯酒,直至脚步有些踉跄,才决定回家。

然而,当他推开家门,却发现妻子白珍不在家中。

不久后,安芸满载而归,手里提着各式各样的购物袋,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爸,快看我新买的衣裳,都是最新款,有钱都难买到的哦!”

她兴奋地展示着。

“还有这条项链,漂不漂亮?”

她继续问道。

“一共花了多少钱?”

安振山的声音显得有些沉重。

“不贵啦,衣服加起来也就两三百万,这条项链稍微贵一些,大概一千多万吧。”

安芸轻松地回答。

听到这巨额数字,安振山的脸色微微一变。

安芸竟然用如此巨资仅仅购买了一些衣物饰品,这让本就为公司财务状况担忧的他更为心痛。她一贯的挥霍无度,在这样的家庭状况下,竟仍未学会节俭!

“爸,你怎么了?不喜欢吗?要不要我换上给你看看?”

安芸仍旧沉浸在购物带来的喜悦中,丝毫没有察觉到父亲内心的波澜。

她迅速上楼,换上了新买的时尚裙装,再次下楼,在安振山面前缓缓旋转。

柔和的灯光下,安振山仔细端详着女儿,突然意识到,安芸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不再是那个需要时刻呵护的小女孩了。

她的面容完美融合了自己与白珍的优点,的确美丽动人。

也难怪,就连周全那样的人物也会对她动心。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安振山想到自己多年来对安芸的养育与付出,是时候让她为家庭承担一些责任了。

“小芸,原谅爸爸。”

“爸,怎么样?到底漂不漂亮嘛?”

安芸期待地追问。

安振山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很美。”

安芸欢呼雀跃,完全不知道父亲内心正在经历怎样的挣扎。

当然,安振山绝不会亲手将安芸推向那未知的深渊。

他想起了安芸那位经济拮据的同学,李……

对了,薛然。

另一边,自从在网络上无意间看到那些路人的随手拍摄,燕德奕的心中就莫名地涌动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激动。

照片中的那个身影,穿着洛大校服,身姿曼妙,腰肢柔软,长腿笔直,即便是面容模糊不清,也足以让燕德奕心中泛起层层涟漪。

直到此刻,他对她依旧一无所知,这个女子究竟来自何方,为何如此神秘莫测,难道真的是天仙下凡?

越是难以触及,燕德奕心中的渴望就愈发强烈。

即使因为这件事被燕应缕惩罚,跪了一整天,那份执着也没有丝毫减弱,反而让他在寻找她的路上变得更加疯狂。

偏偏在这个时候,父亲又安排他与安冉共进晚餐,并提醒他别忘了邀请安冉去度假别墅的事情。

虽然燕德奕对与安再见面并没有太大兴趣,但转念一想,安冉与燕应缕之间似乎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或许能通过她了解到一些信息。

据说,安冉店铺开业那天,燕应缕还亲自到场祝贺,而身为未婚夫的他,竟然连安冉独立开店的事情都不知道。

自己仿佛被蒙在鼓里,反倒是燕应缕对安冉的一切了如指掌,他们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亲近了?

于是,燕德奕驱车直奔安冉的工作室。

此时,安冉正忙得不可开交,新来的助理艺艺通报有访客,安冉便吩咐直接带到会客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