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泡泡中文网 > 神邸游戏 > 第二十五章 邀请篇 壮烈成仁

第二十五章 邀请篇 壮烈成仁

看着沉默不语的珀瓦西里,银色骑士剑指苍天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剑身喷涌而出。

强大的力量直接冲击着天空,雨云被这股力量冲散,露出了久违的晴朗天空。

珀瓦西里在目睹了银色骑士的力量后,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决断,将背在身后的盾牌挡在三人面前并喊道:“你们快走!!!”

尽管众人面容被头盔遮掩,但是能感到银色骑士的不舍。

银色骑士的剑虽然已经举起,但他迟迟未能砍下,珀瓦西里坚定地站在前方,他的目光透过头盔的缝隙,直视银色骑士,等待对方的攻击。

此时华夏的高文正在与众人畅饮,他的心中突然涌起一丝异样的感觉,随即起身调出占盘。

周围的众人对他的突然行动感到诧异,只见占盘上的线条和符号开始发光,高文的推算似乎触动了某种神秘的力量,揭示着远方的秘密。

李无尘和其他人好奇地注视着高文的行动,他们不知道高文究竟感受到了什么,也不知道他的推算会带来什么结果。

随着金牛座的光芒越来越盛,占盘上射出一道巨大光柱。

远在圣峰的银色骑士在金牛座光芒达到顶点时发动了攻击,他的剑终于落下,释放了他积聚的力量。

银色骑士的剑刃释放出强大的力量,金色能量如同炮弹一般,充满了毁灭性的气息。

剑刃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啸叫声,这声音如同死神的低语。

珀瓦西里紧握盾牌,他的身体紧绷,准备迎接银色骑士的攻击,而身后的二人则是同时说道:“如果抛下你,岂不是背弃了骑士之道。”

鲍斯则是发动了自己的天赋神佑壁垒,他的力量在珀瓦西里周围形成了一道坚固的防护。

随着鲍斯的天赋发动,一道由光芒构成的壁垒出现在珀瓦西里周围,符文在壁垒上闪烁,散发出神圣的力量。

尽管神佑壁垒光芒构成,符文闪烁,但在银色骑士的金色能量面前,它却显得异常脆弱。

银色骑士的攻击如同无坚不摧的利刃,轻易地穿透了神佑壁垒,继续向珀瓦西里袭来。

鲍斯对壁垒的失效感到震惊,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天赋在银色骑士面前如此无力。

珀瓦西里迅速做出反应,他挥动盾牌,试图以自己的方式阻挡银色骑士的攻击。

此时一道光柱出现在了三人的身后。

加雷斯感受到身后传来的神秘力量,他确信是高文的援助。

就在他发现光柱的同时,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似乎做出了某个重大的决定。

当金色能量即将击中珀瓦西里时,加雷斯果断行动,将鲍斯和珀瓦西里推向后方,自己面对银色骑士的攻击。

加雷斯丢弃手中的武器,单手接下银色骑士的攻击,他的红色盔甲在攻击中逐渐瓦解,但他的眼神坚定。

银色骑士的攻击与加雷斯的身躯接触,产生了强烈的冲击波,周围的空气都在震动。

加雷斯的红色盔甲在攻击下开始瓦解,碎片四处飞散,但他依然坚持着,不愿放弃。

只见他强忍着疼痛说道:“壮烈成仁!”

珀瓦西里和鲍斯被推向后方,他们震惊地看着加雷斯。

随着加雷斯的宣言,他体内的潜能被激发,一股温暖而强大的力量开始在他的血液中流淌。

他的身体被一层耀眼的光芒所包围,这光芒如同他不屈的意志,照亮了周围的黑暗。

尽管身受重伤,加雷斯强忍着疼痛,他的表情中露出笑容说道:“替我活下去。”

壮烈成仁的力量开始向周围扩散,形成了一种能量场,为他的同伴提供了保护。

虽然银色骑士的攻击强大,但在“壮烈成仁”的力量面前,它的破坏力被大幅减弱,慢慢蚕食着加雷斯。

珀瓦西里和鲍斯目睹加雷斯的牺牲,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悲痛和无力感,他们的嘶喊声在能量场中回荡。

在撕喊声中,珀瓦西里和鲍斯被光柱带走,他们的身影在一瞬间消失不见,留下了与银色骑士负隅顽抗的加雷斯。

随着盔甲的瓦解,头盔消散,露出了加雷斯的真容,一头红发在能量场的光芒中显得格外醒目。

加雷斯的红发在能量场的照耀下散发出光辉,这成为了他最后的标记,象征着他不屈的精神。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加雷斯的勇气没有消退,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向银色骑士和阿瑟王发出挑战。

“阿瑟王,银色骑士,我死后会在英灵殿内嘲笑你们的昏庸和无能!”

随着加雷斯的消散,他的声音在战场上空回荡,这最后宣言充满了对阿瑟王的轻蔑和对自己信念的坚持。

银色骑士在加雷斯消散后沉默了,甚至能透过头盔感受到对这位昔日战友的敬意和哀悼。

银只见他缓缓地举起手中的剑,将其横于胸前,这是骑士间最高的礼仪,用以送别一位英勇的战士。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充满了敬意:“加雷斯,你的勇猛和精神将被铭记。愿你在英灵殿中安息。”

而吴形这边众人看着一道光柱内逐渐的出现两个的身影,众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直到鲍斯和珀瓦西里的身影变得清晰可见。

鲍斯和珀瓦西里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战斗的痕迹和对加雷斯牺牲的悲痛。

看到二人的出现,高文立马解除天赋上前询问道:“加雷斯呢?”

而珀瓦西里没有理会高文的询问,而是环顾四周,他的眼中充满了迷茫和困惑,似乎还未从加雷斯牺牲的震惊中完全回过神来。

鲍斯的面容沉重,他的心中充满了对加雷斯的怀念和对自己未能阻止悲剧发生的自责。

只听鲍斯缓缓说出:“加雷斯,牺牲了。”

虽然吴形他们听不懂,高文那边交谈的语言,但是通过鲍斯的语气、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理解了加雷斯牺牲的事实,即使听不懂具体的话语也能感受到这份悲痛。

众人无声地低下了头,以沉默的方式表达对加雷斯的哀悼。

只见他强忍着疼痛说道:“壮烈成仁!”

珀瓦西里和鲍斯被推向后方,他们震惊地看着加雷斯。

随着加雷斯的宣言,他体内的潜能被激发,一股温暖而强大的力量开始在他的血液中流淌。

他的身体被一层耀眼的光芒所包围,这光芒如同他不屈的意志,照亮了周围的黑暗。

尽管身受重伤,加雷斯强忍着疼痛,他的表情中露出笑容说道:“替我活下去。”

壮烈成仁的力量开始向周围扩散,形成了一种能量场,为他的同伴提供了保护。

虽然银色骑士的攻击强大,但在“壮烈成仁”的力量面前,它的破坏力被大幅减弱,慢慢蚕食着加雷斯。

珀瓦西里和鲍斯目睹加雷斯的牺牲,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悲痛和无力感,他们的嘶喊声在能量场中回荡。

在撕喊声中,珀瓦西里和鲍斯被光柱带走,他们的身影在一瞬间消失不见,留下了与银色骑士负隅顽抗的加雷斯。

随着盔甲的瓦解,头盔消散,露出了加雷斯的真容,一头红发在能量场的光芒中显得格外醒目。

加雷斯的红发在能量场的照耀下散发出光辉,这成为了他最后的标记,象征着他不屈的精神。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加雷斯的勇气没有消退,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向银色骑士和阿瑟王发出挑战。

“阿瑟王,银色骑士,我死后会在英灵殿内嘲笑你们的昏庸和无能!”

随着加雷斯的消散,他的声音在战场上空回荡,这最后宣言充满了对阿瑟王的轻蔑和对自己信念的坚持。

银色骑士在加雷斯消散后沉默了,甚至能透过头盔感受到对这位昔日战友的敬意和哀悼。

银只见他缓缓地举起手中的剑,将其横于胸前,这是骑士间最高的礼仪,用以送别一位英勇的战士。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充满了敬意:“加雷斯,你的勇猛和精神将被铭记。愿你在英灵殿中安息。”

而吴形这边众人看着一道光柱内逐渐的出现两个的身影,众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直到鲍斯和珀瓦西里的身影变得清晰可见。

鲍斯和珀瓦西里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战斗的痕迹和对加雷斯牺牲的悲痛。

看到二人的出现,高文立马解除天赋上前询问道:“加雷斯呢?”

而珀瓦西里没有理会高文的询问,而是环顾四周,他的眼中充满了迷茫和困惑,似乎还未从加雷斯牺牲的震惊中完全回过神来。

鲍斯的面容沉重,他的心中充满了对加雷斯的怀念和对自己未能阻止悲剧发生的自责。

只听鲍斯缓缓说出:“加雷斯,牺牲了。”

虽然吴形他们听不懂,高文那边交谈的语言,但是通过鲍斯的语气、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理解了加雷斯牺牲的事实,即使听不懂具体的话语也能感受到这份悲痛。

众人无声地低下了头,以沉默的方式表达对加雷斯的哀悼。

只见他强忍着疼痛说道:“壮烈成仁!”

珀瓦西里和鲍斯被推向后方,他们震惊地看着加雷斯。

随着加雷斯的宣言,他体内的潜能被激发,一股温暖而强大的力量开始在他的血液中流淌。

他的身体被一层耀眼的光芒所包围,这光芒如同他不屈的意志,照亮了周围的黑暗。

尽管身受重伤,加雷斯强忍着疼痛,他的表情中露出笑容说道:“替我活下去。”

壮烈成仁的力量开始向周围扩散,形成了一种能量场,为他的同伴提供了保护。

虽然银色骑士的攻击强大,但在“壮烈成仁”的力量面前,它的破坏力被大幅减弱,慢慢蚕食着加雷斯。

珀瓦西里和鲍斯目睹加雷斯的牺牲,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悲痛和无力感,他们的嘶喊声在能量场中回荡。

在撕喊声中,珀瓦西里和鲍斯被光柱带走,他们的身影在一瞬间消失不见,留下了与银色骑士负隅顽抗的加雷斯。

随着盔甲的瓦解,头盔消散,露出了加雷斯的真容,一头红发在能量场的光芒中显得格外醒目。

加雷斯的红发在能量场的照耀下散发出光辉,这成为了他最后的标记,象征着他不屈的精神。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加雷斯的勇气没有消退,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向银色骑士和阿瑟王发出挑战。

“阿瑟王,银色骑士,我死后会在英灵殿内嘲笑你们的昏庸和无能!”

随着加雷斯的消散,他的声音在战场上空回荡,这最后宣言充满了对阿瑟王的轻蔑和对自己信念的坚持。

银色骑士在加雷斯消散后沉默了,甚至能透过头盔感受到对这位昔日战友的敬意和哀悼。

银只见他缓缓地举起手中的剑,将其横于胸前,这是骑士间最高的礼仪,用以送别一位英勇的战士。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充满了敬意:“加雷斯,你的勇猛和精神将被铭记。愿你在英灵殿中安息。”

而吴形这边众人看着一道光柱内逐渐的出现两个的身影,众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直到鲍斯和珀瓦西里的身影变得清晰可见。

鲍斯和珀瓦西里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战斗的痕迹和对加雷斯牺牲的悲痛。

看到二人的出现,高文立马解除天赋上前询问道:“加雷斯呢?”

而珀瓦西里没有理会高文的询问,而是环顾四周,他的眼中充满了迷茫和困惑,似乎还未从加雷斯牺牲的震惊中完全回过神来。

鲍斯的面容沉重,他的心中充满了对加雷斯的怀念和对自己未能阻止悲剧发生的自责。

只听鲍斯缓缓说出:“加雷斯,牺牲了。”

虽然吴形他们听不懂,高文那边交谈的语言,但是通过鲍斯的语气、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理解了加雷斯牺牲的事实,即使听不懂具体的话语也能感受到这份悲痛。

众人无声地低下了头,以沉默的方式表达对加雷斯的哀悼。

只见他强忍着疼痛说道:“壮烈成仁!”

珀瓦西里和鲍斯被推向后方,他们震惊地看着加雷斯。

随着加雷斯的宣言,他体内的潜能被激发,一股温暖而强大的力量开始在他的血液中流淌。

他的身体被一层耀眼的光芒所包围,这光芒如同他不屈的意志,照亮了周围的黑暗。

尽管身受重伤,加雷斯强忍着疼痛,他的表情中露出笑容说道:“替我活下去。”

壮烈成仁的力量开始向周围扩散,形成了一种能量场,为他的同伴提供了保护。

虽然银色骑士的攻击强大,但在“壮烈成仁”的力量面前,它的破坏力被大幅减弱,慢慢蚕食着加雷斯。

珀瓦西里和鲍斯目睹加雷斯的牺牲,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悲痛和无力感,他们的嘶喊声在能量场中回荡。

在撕喊声中,珀瓦西里和鲍斯被光柱带走,他们的身影在一瞬间消失不见,留下了与银色骑士负隅顽抗的加雷斯。

随着盔甲的瓦解,头盔消散,露出了加雷斯的真容,一头红发在能量场的光芒中显得格外醒目。

加雷斯的红发在能量场的照耀下散发出光辉,这成为了他最后的标记,象征着他不屈的精神。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加雷斯的勇气没有消退,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向银色骑士和阿瑟王发出挑战。

“阿瑟王,银色骑士,我死后会在英灵殿内嘲笑你们的昏庸和无能!”

随着加雷斯的消散,他的声音在战场上空回荡,这最后宣言充满了对阿瑟王的轻蔑和对自己信念的坚持。

银色骑士在加雷斯消散后沉默了,甚至能透过头盔感受到对这位昔日战友的敬意和哀悼。

银只见他缓缓地举起手中的剑,将其横于胸前,这是骑士间最高的礼仪,用以送别一位英勇的战士。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充满了敬意:“加雷斯,你的勇猛和精神将被铭记。愿你在英灵殿中安息。”

而吴形这边众人看着一道光柱内逐渐的出现两个的身影,众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直到鲍斯和珀瓦西里的身影变得清晰可见。

鲍斯和珀瓦西里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战斗的痕迹和对加雷斯牺牲的悲痛。

看到二人的出现,高文立马解除天赋上前询问道:“加雷斯呢?”

而珀瓦西里没有理会高文的询问,而是环顾四周,他的眼中充满了迷茫和困惑,似乎还未从加雷斯牺牲的震惊中完全回过神来。

鲍斯的面容沉重,他的心中充满了对加雷斯的怀念和对自己未能阻止悲剧发生的自责。

只听鲍斯缓缓说出:“加雷斯,牺牲了。”

虽然吴形他们听不懂,高文那边交谈的语言,但是通过鲍斯的语气、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理解了加雷斯牺牲的事实,即使听不懂具体的话语也能感受到这份悲痛。

众人无声地低下了头,以沉默的方式表达对加雷斯的哀悼。

只见他强忍着疼痛说道:“壮烈成仁!”

珀瓦西里和鲍斯被推向后方,他们震惊地看着加雷斯。

随着加雷斯的宣言,他体内的潜能被激发,一股温暖而强大的力量开始在他的血液中流淌。

他的身体被一层耀眼的光芒所包围,这光芒如同他不屈的意志,照亮了周围的黑暗。

尽管身受重伤,加雷斯强忍着疼痛,他的表情中露出笑容说道:“替我活下去。”

壮烈成仁的力量开始向周围扩散,形成了一种能量场,为他的同伴提供了保护。

虽然银色骑士的攻击强大,但在“壮烈成仁”的力量面前,它的破坏力被大幅减弱,慢慢蚕食着加雷斯。

珀瓦西里和鲍斯目睹加雷斯的牺牲,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悲痛和无力感,他们的嘶喊声在能量场中回荡。

在撕喊声中,珀瓦西里和鲍斯被光柱带走,他们的身影在一瞬间消失不见,留下了与银色骑士负隅顽抗的加雷斯。

随着盔甲的瓦解,头盔消散,露出了加雷斯的真容,一头红发在能量场的光芒中显得格外醒目。

加雷斯的红发在能量场的照耀下散发出光辉,这成为了他最后的标记,象征着他不屈的精神。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加雷斯的勇气没有消退,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向银色骑士和阿瑟王发出挑战。

“阿瑟王,银色骑士,我死后会在英灵殿内嘲笑你们的昏庸和无能!”

随着加雷斯的消散,他的声音在战场上空回荡,这最后宣言充满了对阿瑟王的轻蔑和对自己信念的坚持。

银色骑士在加雷斯消散后沉默了,甚至能透过头盔感受到对这位昔日战友的敬意和哀悼。

银只见他缓缓地举起手中的剑,将其横于胸前,这是骑士间最高的礼仪,用以送别一位英勇的战士。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充满了敬意:“加雷斯,你的勇猛和精神将被铭记。愿你在英灵殿中安息。”

而吴形这边众人看着一道光柱内逐渐的出现两个的身影,众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直到鲍斯和珀瓦西里的身影变得清晰可见。

鲍斯和珀瓦西里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战斗的痕迹和对加雷斯牺牲的悲痛。

看到二人的出现,高文立马解除天赋上前询问道:“加雷斯呢?”

而珀瓦西里没有理会高文的询问,而是环顾四周,他的眼中充满了迷茫和困惑,似乎还未从加雷斯牺牲的震惊中完全回过神来。

鲍斯的面容沉重,他的心中充满了对加雷斯的怀念和对自己未能阻止悲剧发生的自责。

只听鲍斯缓缓说出:“加雷斯,牺牲了。”

虽然吴形他们听不懂,高文那边交谈的语言,但是通过鲍斯的语气、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理解了加雷斯牺牲的事实,即使听不懂具体的话语也能感受到这份悲痛。

众人无声地低下了头,以沉默的方式表达对加雷斯的哀悼。

只见他强忍着疼痛说道:“壮烈成仁!”

珀瓦西里和鲍斯被推向后方,他们震惊地看着加雷斯。

随着加雷斯的宣言,他体内的潜能被激发,一股温暖而强大的力量开始在他的血液中流淌。

他的身体被一层耀眼的光芒所包围,这光芒如同他不屈的意志,照亮了周围的黑暗。

尽管身受重伤,加雷斯强忍着疼痛,他的表情中露出笑容说道:“替我活下去。”

壮烈成仁的力量开始向周围扩散,形成了一种能量场,为他的同伴提供了保护。

虽然银色骑士的攻击强大,但在“壮烈成仁”的力量面前,它的破坏力被大幅减弱,慢慢蚕食着加雷斯。

珀瓦西里和鲍斯目睹加雷斯的牺牲,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悲痛和无力感,他们的嘶喊声在能量场中回荡。

在撕喊声中,珀瓦西里和鲍斯被光柱带走,他们的身影在一瞬间消失不见,留下了与银色骑士负隅顽抗的加雷斯。

随着盔甲的瓦解,头盔消散,露出了加雷斯的真容,一头红发在能量场的光芒中显得格外醒目。

加雷斯的红发在能量场的照耀下散发出光辉,这成为了他最后的标记,象征着他不屈的精神。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加雷斯的勇气没有消退,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向银色骑士和阿瑟王发出挑战。

“阿瑟王,银色骑士,我死后会在英灵殿内嘲笑你们的昏庸和无能!”

随着加雷斯的消散,他的声音在战场上空回荡,这最后宣言充满了对阿瑟王的轻蔑和对自己信念的坚持。

银色骑士在加雷斯消散后沉默了,甚至能透过头盔感受到对这位昔日战友的敬意和哀悼。

银只见他缓缓地举起手中的剑,将其横于胸前,这是骑士间最高的礼仪,用以送别一位英勇的战士。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充满了敬意:“加雷斯,你的勇猛和精神将被铭记。愿你在英灵殿中安息。”

而吴形这边众人看着一道光柱内逐渐的出现两个的身影,众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直到鲍斯和珀瓦西里的身影变得清晰可见。

鲍斯和珀瓦西里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战斗的痕迹和对加雷斯牺牲的悲痛。

看到二人的出现,高文立马解除天赋上前询问道:“加雷斯呢?”

而珀瓦西里没有理会高文的询问,而是环顾四周,他的眼中充满了迷茫和困惑,似乎还未从加雷斯牺牲的震惊中完全回过神来。

鲍斯的面容沉重,他的心中充满了对加雷斯的怀念和对自己未能阻止悲剧发生的自责。

只听鲍斯缓缓说出:“加雷斯,牺牲了。”

虽然吴形他们听不懂,高文那边交谈的语言,但是通过鲍斯的语气、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理解了加雷斯牺牲的事实,即使听不懂具体的话语也能感受到这份悲痛。

众人无声地低下了头,以沉默的方式表达对加雷斯的哀悼。

只见他强忍着疼痛说道:“壮烈成仁!”

珀瓦西里和鲍斯被推向后方,他们震惊地看着加雷斯。

随着加雷斯的宣言,他体内的潜能被激发,一股温暖而强大的力量开始在他的血液中流淌。

他的身体被一层耀眼的光芒所包围,这光芒如同他不屈的意志,照亮了周围的黑暗。

尽管身受重伤,加雷斯强忍着疼痛,他的表情中露出笑容说道:“替我活下去。”

壮烈成仁的力量开始向周围扩散,形成了一种能量场,为他的同伴提供了保护。

虽然银色骑士的攻击强大,但在“壮烈成仁”的力量面前,它的破坏力被大幅减弱,慢慢蚕食着加雷斯。

珀瓦西里和鲍斯目睹加雷斯的牺牲,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悲痛和无力感,他们的嘶喊声在能量场中回荡。

在撕喊声中,珀瓦西里和鲍斯被光柱带走,他们的身影在一瞬间消失不见,留下了与银色骑士负隅顽抗的加雷斯。

随着盔甲的瓦解,头盔消散,露出了加雷斯的真容,一头红发在能量场的光芒中显得格外醒目。

加雷斯的红发在能量场的照耀下散发出光辉,这成为了他最后的标记,象征着他不屈的精神。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加雷斯的勇气没有消退,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向银色骑士和阿瑟王发出挑战。

“阿瑟王,银色骑士,我死后会在英灵殿内嘲笑你们的昏庸和无能!”

随着加雷斯的消散,他的声音在战场上空回荡,这最后宣言充满了对阿瑟王的轻蔑和对自己信念的坚持。

银色骑士在加雷斯消散后沉默了,甚至能透过头盔感受到对这位昔日战友的敬意和哀悼。

银只见他缓缓地举起手中的剑,将其横于胸前,这是骑士间最高的礼仪,用以送别一位英勇的战士。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充满了敬意:“加雷斯,你的勇猛和精神将被铭记。愿你在英灵殿中安息。”

而吴形这边众人看着一道光柱内逐渐的出现两个的身影,众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直到鲍斯和珀瓦西里的身影变得清晰可见。

鲍斯和珀瓦西里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战斗的痕迹和对加雷斯牺牲的悲痛。

看到二人的出现,高文立马解除天赋上前询问道:“加雷斯呢?”

而珀瓦西里没有理会高文的询问,而是环顾四周,他的眼中充满了迷茫和困惑,似乎还未从加雷斯牺牲的震惊中完全回过神来。

鲍斯的面容沉重,他的心中充满了对加雷斯的怀念和对自己未能阻止悲剧发生的自责。

只听鲍斯缓缓说出:“加雷斯,牺牲了。”

虽然吴形他们听不懂,高文那边交谈的语言,但是通过鲍斯的语气、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理解了加雷斯牺牲的事实,即使听不懂具体的话语也能感受到这份悲痛。

众人无声地低下了头,以沉默的方式表达对加雷斯的哀悼。

只见他强忍着疼痛说道:“壮烈成仁!”

珀瓦西里和鲍斯被推向后方,他们震惊地看着加雷斯。

随着加雷斯的宣言,他体内的潜能被激发,一股温暖而强大的力量开始在他的血液中流淌。

他的身体被一层耀眼的光芒所包围,这光芒如同他不屈的意志,照亮了周围的黑暗。

尽管身受重伤,加雷斯强忍着疼痛,他的表情中露出笑容说道:“替我活下去。”

壮烈成仁的力量开始向周围扩散,形成了一种能量场,为他的同伴提供了保护。

虽然银色骑士的攻击强大,但在“壮烈成仁”的力量面前,它的破坏力被大幅减弱,慢慢蚕食着加雷斯。

珀瓦西里和鲍斯目睹加雷斯的牺牲,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悲痛和无力感,他们的嘶喊声在能量场中回荡。

在撕喊声中,珀瓦西里和鲍斯被光柱带走,他们的身影在一瞬间消失不见,留下了与银色骑士负隅顽抗的加雷斯。

随着盔甲的瓦解,头盔消散,露出了加雷斯的真容,一头红发在能量场的光芒中显得格外醒目。

加雷斯的红发在能量场的照耀下散发出光辉,这成为了他最后的标记,象征着他不屈的精神。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加雷斯的勇气没有消退,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向银色骑士和阿瑟王发出挑战。

“阿瑟王,银色骑士,我死后会在英灵殿内嘲笑你们的昏庸和无能!”

随着加雷斯的消散,他的声音在战场上空回荡,这最后宣言充满了对阿瑟王的轻蔑和对自己信念的坚持。

银色骑士在加雷斯消散后沉默了,甚至能透过头盔感受到对这位昔日战友的敬意和哀悼。

银只见他缓缓地举起手中的剑,将其横于胸前,这是骑士间最高的礼仪,用以送别一位英勇的战士。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充满了敬意:“加雷斯,你的勇猛和精神将被铭记。愿你在英灵殿中安息。”

而吴形这边众人看着一道光柱内逐渐的出现两个的身影,众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直到鲍斯和珀瓦西里的身影变得清晰可见。

鲍斯和珀瓦西里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战斗的痕迹和对加雷斯牺牲的悲痛。

看到二人的出现,高文立马解除天赋上前询问道:“加雷斯呢?”

而珀瓦西里没有理会高文的询问,而是环顾四周,他的眼中充满了迷茫和困惑,似乎还未从加雷斯牺牲的震惊中完全回过神来。

鲍斯的面容沉重,他的心中充满了对加雷斯的怀念和对自己未能阻止悲剧发生的自责。

只听鲍斯缓缓说出:“加雷斯,牺牲了。”

虽然吴形他们听不懂,高文那边交谈的语言,但是通过鲍斯的语气、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理解了加雷斯牺牲的事实,即使听不懂具体的话语也能感受到这份悲痛。

众人无声地低下了头,以沉默的方式表达对加雷斯的哀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